找律師咨詢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辦案助手 >> 典型案例
    丹東通宇建筑工程公司與丹東客來多購物廣場有限公司、丹東市金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債權人撤銷權糾紛審判監督民事判決書
    【字體:
    【判決時間】 2014-12-04
    【編輯日期】 2017-11-16
    【案例性質】 參考性案例
    【審理法院】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案例字號】 (2013)民抗字第48號
    【案例摘要】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2013)民抗字第48號

    抗訴機關: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

    申訴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某建筑工程公司。

    法定代表人:于某,該公司副經理。

    委托代理人:劉某某,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陳某某,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訴人(一審第三人、二審上訴人):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某某,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高某,北京隆安律師事務所沈陽分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于某某,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訴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許某某,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劉某,該公司總經理。

    某建筑工程公司為與某有限公司、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撤銷權糾紛一案,不服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2009)遼審民提字第81號民事判決,向檢察機關申訴,最高人民檢察院作出高檢民抗(2013)31號民事抗訴書,向本院提出抗訴。本院作出(2013)民抗字第48號民事裁定,決定提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員王天穎、書記員王柳玉出席法庭。某建筑工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劉某某、陳某某,某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高某、于某某,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劉某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遼寧省丹東市振興區人民法院一審查明,2000年4月18日,某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簡稱通宇公司)與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源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由通宇公司承包金源公司開發的金源綜合樓,通宇公司依約進行了施工。2006年5月7日,通宇公司與金源公司共同簽署了一份工程款支付明細表,確認金源公司應支付通宇公司工程款為16846516元。2006年10月13日,丹東市仲裁委員會作出丹仲裁字(2006)第80號裁決書,裁決金源公司自裁決書作出之日起10日內給付通宇公司款項共計人民幣16846516元,并承擔仲裁費63720元。

    2002年1月31日,金源公司與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丹東客來多公司)簽訂《關于商業用房轉讓協議》,約定將金源公司所有的位于丹東市振興區五經街51號的1-2層商業用房轉讓給丹東客來多公司,建筑面積8417.2平方米,雙方協商價格為每平方米2000元,合計16834400元。2002年2月5日,丹東客來多公司取得上述房屋的房屋所有權證書。2002年2月22日,丹東信達房地產估價有限責任公司對該處房屋進行市場價格評估,結論為每平方米5200元。2006年10月31日,通宇公司以金源公司與丹東客來多公司非法轉讓訴爭房產對其已造成損害為由,訴至一審法院,要求撤銷上述轉讓行為。

    在一審審理中,丹東客來多公司未能舉證證明其支付給金源公司房屋轉讓款16834400元。

    丹東市振興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金源公司為逃避債務,將訴爭房產無償轉讓給丹東客來多公司,致使金源公司不能償還應負債務,嚴重損害了通宇公司的利益,通宇公司要求撤銷上述無償轉讓財產行為的請求合法,應予支持。因為金源公司沒有證據證明其已經將轉讓行為告知通宇公司或進行公示,也沒有證據證明通宇公司在金源公司轉讓財產一年內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情形,故丹東客來多公司關于通宇公司行使撤銷權已經超過一年而不應予以保護的主張不予支持。丹東市振興區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七十四條、第七十五條之規定,作出(2007)興民三初字第47號民事判決:撤銷被告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與第三人某有限公司無償轉讓丹東市振興區五經街51號1-2層建筑面積為8417.2平方米商業用房的行為。案件受理費100元,其他訴訟費140元,合計240元,由金源公司負擔。

    丹東客來多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

    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查明的事實與一審一致。二審期間,丹東客來多公司提供證據證明通宇公司未使用其注冊的公章進行訴訟活動,對通宇公司的主體提出異議,通宇公司隨后對其進行訴訟活動使用的相關文書補蓋了其注冊的公章,二審法院對有關主體問題的證據予以確認。

    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金源公司欠付通宇公司工程款的事實及數額雙方沒有爭議,已經生效的仲裁裁決確認,因金源公司無財產可供執行,通宇公司要求撤銷金源公司無償向丹東客來多公司轉讓財產的行為,一審判決撤銷該轉讓行為正確。丹東客來多公司主張訴爭房屋系有償轉讓,且依法辦理了過戶登記手續。但金源公司當庭承認是無償轉讓,沒有支付價款,丹東客來多公司一審中沒有提交有償轉讓的證據,二審中提供的是付款憑證的復印件,沒有提供原件,也沒有其他證據相互印證,故不能認定其真實性。關于涉案房產已經抵押的問題,因丹東客來多公司與抵押權人之間設定的抵押關系和通宇公司、金源公司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是不同的法律關系,通宇公司在本案中行使撤銷權并不必然導致抵押權人擔保物權消滅,故本案不屬于必須合并審理的案件,一審法院未通知抵押權人參加訴訟不構成程序違法。通宇公司要行使撤銷權有兩個條件,一是知曉金源公司無償向丹東客來多公司轉讓資產的事實,二是金源公司無其他財產可供執行,侵害了通宇公司的利益,通宇公司行使撤銷權的時效應從兩個條件均得到滿足時起算,通宇公司起訴未超過時效期間。丹東客來多公司認為通宇公司的債權享有建筑工程優先受償權,因此不應受撤銷權的保護,該主張沒有法律依據。丹東客來多公司還提出,通宇公司的公章在丹東邊境經濟合作區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丹東邊境管委會)封存,其起訴時使用的公章系私刻,因此通宇公司主體資格不適格。但通宇公司的代表人當庭表示承認起訴行為,丹東邊境管委會也為通宇公司補蓋了真實的公章,因此通宇公司主體資格適格。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7)丹民三終字第75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二審案件受理費200元,由丹東客來多公司負擔。

    二審判決后,遼寧省人民檢察院對本案提出抗訴,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本案進行了再審。

    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中,除確認一、二審判決認定的事實外,另查明,通宇公司與金源公司于2002年1月20日簽訂《補充合同協議書》約定,結算時,金源公司商品房收入不足以結算工程款,差額部分又不能及時結清時,金源公司以金源小區一、二層大市場門市房面積抵頂,價格參照該地段回遷戶門市房價格,以每平方米5500元為準。

    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為,本案中,通宇公司對金源公司與丹東客來多公司之間的轉讓行為行使撤銷權須具備兩個條件,一是通宇公司對金源公司享有債權,二是金源公司無償轉讓財產,對債權人造成損害。丹東仲裁委員會作出的仲裁裁決已經確認通宇公司對金源公司享有債權16846516元。丹東客來多公司為支持其系有償受讓訴爭房產的主張,提交了付款憑證的復印件,因該專用收款收據金額高達16834400元,在沒有銀行轉賬證明加以佐證的情況下,不能證明丹東客來多公司實際支付了轉讓對價。丹東客來多公司還提供了遼寧客來多購物廣場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遼寧客來多公司)于2007年5月15日出具的《情況說明》及遼寧客來多公司向金源公司撥款憑證,以證明遼寧客來多公司向金源公司的投資款與丹東客來多公司應當支付給金源公司的該房屋轉讓款相互抵頂,故丹東客來多公司是有償受讓。該撥款憑證雖能證明遼寧客來多公司向金源公司撥款,但沒有金源公司施工賬目相互印證,因此不能證明金源公司將該款全部用于工程施工上,所以本案中應認定丹東客來多公司系無償受讓該處房產。綜上,在金源公司將訴爭房產無償轉讓給丹東客來多公司后,金源公司已無財產可供償還債務,對通宇公司行使債權造成損害,通宇公司起訴請求行使撤銷權符合法律規定,其行使范圍以通宇公司對金源公司享有的債權16846516元為限。鑒于通宇公司與金源公司已經約定按每平方米5500元的價格用房產抵頂工程款,據此計算,抵頂3063平方米商業用房即可實現通宇公司對金源公司享有的債權,因此應當確認金源公司和丹東客來多公司之間轉讓房產的行為部分無效。關于遼寧省人民檢察院提出法院應當對通宇公司的仲裁申請書、起訴書中使用的印章進行鑒定的抗訴意見,因丹東客來多公司已經提供鑒定書,證明上述兩份文書上加蓋的印章與在丹東邊境管委會封存的印章不一致,因此沒有必要再行鑒定。對遼寧省人民檢察院提出在法庭辯論終結后丹東邊境管委會出具的《情況說明》不能作為裁判依據的抗訴意見,因在再審期間,通宇公司已將該《情況說明》作為新證據提供,故該說明可以作為定案依據。關于通宇公司涉嫌偽造公司印章進行仲裁和訴訟、應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處理的抗訴意見,根據相關規定,人民法院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發現與本案有牽連,但與本案不是同一法律關系的經濟犯罪嫌疑線索、材料,應將犯罪嫌疑線索、材料移送有關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查處,經濟糾紛案件繼續審理。本案中,丹東市公安局邊境經濟合作區分局已對通宇公司涉嫌偽造公司印章的行為進行刑事偵查,無須再移送有關材料,本案應當繼續審理。關于通宇公司對金源公司享有的債權存在不實嫌疑的抗訴意見,因丹東仲裁委員會作出的仲裁裁決已經確定通宇公司對金源公司享有債權,在沒有生效法律文書撤銷該仲裁裁決的情況下,不能認定通宇公司的債權是虛假的。關于金源公司缺乏訴訟主體資格的抗訴意見,因金源公司已經提供丹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企業機讀檔案登記材料,可以證明工商機關將吊銷原因記載錯誤,因此金源公司對其原開發建設的工程項目有權進行債權債務結算等業務活動。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遂作出(2008)丹審民終再字第15號民事判決:一、撤銷該院(2007)丹民三終字第75號民事判決和丹東市振興區人民法院(2007)興民三初字第47號民事判決;二、以某建筑工程公司享有對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債權16846516元為限,確認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與某有限公司轉讓丹東市振興區五經街51號1-2層建筑面積為8417.2平方米商業用房中3063平方米(按某建筑工程公司與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協議的每平方米5500元計算)的行為無效。一審案件受理費100元,其他訴訟費14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200元,由通宇公司負擔147元,金源公司負擔147元,丹東客來多公司負擔146元。

    丹東客來多公司不服,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提審本案。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查明,通宇公司系全民所有制非公司企業法人,成立于1983年5月1日,原系丹東市絲紡局所屬國營企業,2002年初劃歸丹東邊境管委會管理,2002年9月5日被吊銷營業執照。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中,丹東客來多公司提供了金源公司為遼寧客來多公司出具的收款收據,其中20份為原件,總額1663萬元,1份為復印件,金額20萬元;還提供了遼寧客來多公司為丹東客來多公司出具的《墊付款證明》和《墊付款說明》,用以證實遼寧客來多公司向金源公司撥付1683萬元款項,后來轉為丹東客來多公司的購房款,前組收據載明的付款時間均在2000年,其中匯票1390萬元,現金293萬元。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前述證據,結合遼寧客來多公司此前出具的《情況說明》,能夠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經質證,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對遼寧客來多公司向金源公司撥付1683萬元款項,后將此筆債權轉為丹東客來多公司購房款的事實予以認定;對通宇公司具有主體資格的事實亦予認定。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原審查明的《關于商業用房轉讓協議》、遼寧客來多公司出具的《情況說明》等事實予以確認。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為,企業被吊銷營業執照,但其作為民事主體的資格并未被剝奪,仍可以自己的名義進行訴訟活動。通宇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后,其真實的公章在丹東邊境管委會封存,其起訴使用的公章雖非封存公章,但通宇公司代表人當庭表示承認起訴行為,且丹東邊境管委會也為通宇公司補蓋了公章,因此通宇公司作為本案的訴訟主體適格,丹東客來多公司提出的通宇公司不具有訴訟主體資格的主張不能成立。

    丹東客來多公司支付1683萬元購房款的證據充分,一是這些款項有付款憑證證明,并且多數通過銀行轉賬形成,還有銀行票據為憑,也經過多次質證,可以排除相關矛盾點和懷疑。二是遼寧客來多公司出具的《情況說明》,進一步證明了1683萬元資金的來源和用途,與有關轉款票據共同起到了相互證明的效力。三是上述證據與此后遼寧客來多公司出具的《墊付款證明》、《墊付款說明》以及遼寧客來多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建祥出具的證言相一致,加之丹東客來多公司提交的票據都是原始賬面票據,能夠證實遼寧客來多公司為丹東客來多公司購買房產向金源公司支付1683萬元購房墊付款的事實,并進而證明丹東客來多公司取得訴爭房產支付了對價。原審判決認定丹東客來多公司取得訴爭房產為無償受讓,系認定事實錯誤。同時,從主觀上看,沒有證據證明丹東客來多公司具有惡意,本案在主觀要件方面不構成行使撤銷權的條件,對丹東客來多公司提出的本案不具有行使撤銷權條件的理由予以采信。至于丹東客來多公司提出的原審程序違法、通宇公司與金源公司簽訂的《補充合同協議書》未經依法質證而徑行作為裁判依據等問題,因與本案處理結果并無直接關系,故不予確認。

    綜上,原審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均有錯誤,應予糾正。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09)遼審民提字第81號民事判決:一、撤銷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2008)丹審民終再字第15號民事判決和(2007)丹民三終字第75號民事判決及丹東市振興區人民法院(2007)興民三初字第47號民事判決;二、駁回某建筑工程公司的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100元,其他訴訟費14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200元,共計440元,由通宇公司負擔。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判決后,通宇公司不服,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于2011年11月14日作出(2010)民再申字第206號民事裁定,駁回通宇公司的再審申請。

    最高人民檢察院抗訴認為,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均有錯誤。

    首先,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判決認定“丹東客來多公司支付1683萬元購房款的證據充分,足以證明丹東客來多公司通過與金源公司簽訂《關于商業用房轉讓協議》取得了訟爭房產,支付了對價”屬認定事實的證據不足。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期間,丹東客來多公司提供了金源公司為遼寧客來多公司出具的21份收款收據以及遼寧客來多公司為丹東客來多公司出具的《墊付款證明》和《墊付款說明》,用以證實遼寧客來多公司向金源公司撥付1683萬元款項,后來轉為丹東客來多公司的購房款。其中匯票1390萬元,現金293萬元。這些票據顯示的付款時間是2000年2月至2001年7月期間,其中匯款人多數為遼寧客來多購物廣場,此外還有沈陽市某某商貿有限公司、撫順某某物資貿易中心、李某匯出的款項,收款人均為金源公司、劉某。匯票申請書上匯款事由有:貨款、轉款,金源公司收據的付款事由有買斷建行用款、丹東房地產開發、丹東工程款,沒有一份用途寫明是購房,不能證明丹東客來多公司確實給付了款項,將往來款轉為購房款。雙方在購房合同中對以遼寧客來多公司的款項用于抵償也沒有提及,故丹東客來多公司后提供的21筆證據不足以證明有償給付的事實,不能排除相關矛盾點和懷疑。

    其次,關于本案舉證責任分配問題,金源公司在法庭上承認是無償轉讓,其作為本案撤銷權訴訟中的被告,對自己不利的事實予以明確的承認,已構成訴訟中的自認,對案件事實的認定應產生影響,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判決無視自認屬適用法律錯誤。

    通宇公司同意最高人民檢察院抗訴意見,并稱丹東客來多公司在取得訴爭房屋時并未實際支付款項,通宇公司行使撤銷權于法有據,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錯誤,請求撤銷該判決,依法改判。

    丹東客來多公司辯稱,該公司的購房款已由遼寧客來多公司代付,該公司取得訴爭房屋,已經支付了合理對價。通宇公司對金源公司的債權已經獲得清償,不應再據此行使撤銷權。通宇公司主張撤銷權已經超過法定期限,金源公司轉讓訴爭房產后還有其他財產,通宇公司行使撤銷權不符合法律規定。請求維持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判決。

    金源公司辯稱,該公司欠通宇公司債務已經仲裁裁決確認,是真實的,丹東客來多公司取得訴爭房屋,是遼寧客來多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建祥利用實際控制金源公司和丹東客來多公司的條件進行的無償轉讓,并未實際付款,同意通宇公司訴訟請求。

    本院再審中,除確認原審查明的各項事實外,另查明:

    丹東仲裁委員會丹仲裁字(2006)第80號裁決書審理查明:通宇公司承建金源公司金源綜合樓工程總造價為31376516元;通宇公司為金源公司墊付占道費27萬元、銀行利息43萬元、抵頂工程款商品房銷售稅金168萬元;2000年9月,金源公司為開發建設需要向通宇公司借款人民幣200萬元,并承諾于2000年12月底前償還,后未能按期償還,金源公司遂于2000年12月31日就上述200萬元借款向通宇公司補簽借據一份,2006年5月6日,雙方確認截止當日止,上述200萬元借款的利息為127萬元。自2000年4月至仲裁時,金源公司陸續以現金方式給付通宇公司工程款980萬元、以56套商品房抵頂工程款1038萬元,兩項合計人民幣2018萬元。2006年5月7日,雙方簽訂工程款支付明細表,共同認定:1、金源綜合樓工程結算金額31376516元,2、金源公司欠通宇公司借款本息327萬元,3、通宇公司墊付抵頂工程款的56套商品房銷售稅金168萬元,4、通宇公司為金源公司墊付占道費、貸款利息合計70萬元,5、金源公司已支付工程款(包括抵頂商品房)2018萬元,根據上述五項,金源公司應支付通宇公司的欠款總數為16846516元,雙方均在此工程款支付明細表上簽章。在本院再審中,對上述仲裁裁決書所查明的債權總額,丹東客來多公司除對工程款31376516元予以認可外,對其余565萬元均認為系金源公司與通宇公司虛構的債權而不予認可。通宇公司、金源公司均稱上述債權系真實的,但認可其中168萬元商品房銷售稅金和27萬元占道費尚未向有關部門實際繳納,金源公司同時確認自仲裁裁決后未向通宇公司還款。

    丹東客來多公司還提供金源公司與通宇公司之間的兩份以房抵債協議,一份以16套房屋抵頂工程款5375226元,另一份以30套房屋抵頂工程款9102303元。丹東客來多公司據此主張,仲裁裁決載明金源公司以56套房屋抵頂工程款,除上述兩份抵債協議對應的46套房屋及相應款項外,剩余10套房屋雖無具體房號,但在通宇公司和金源公司的仲裁裁決中已可確認存在,現通宇公司和金源公司不能說明其具體房號,應按照上述抵債協議中單套最低的房屋價格一套23.208萬元計算,推定為232.08萬元,故以56套房屋折抵的工程款總額應為1600余萬元。通宇公司和金源公司對兩份以房抵債協議的真實性均予以認可,但辯稱上述協議所涉房屋中部分未實際履行,還有部分房屋在抵頂工程款之前已經向銀行抵押借款,故不能按協議載明的價值抵頂,雙方實際用于抵頂的房屋應為35套,抵頂工程款數額為仲裁裁決中所載明的1038萬元。至于仲裁裁決中所稱以56套房屋抵頂工程款一節,系指通宇公司承擔了56套房屋的銷售稅款,并非以56套房屋實際抵頂。

    丹東客來多公司還提供金源公司向通宇公司支付工程款的原始財務憑證,包括通宇公司出具的專用收款收據、金源公司付款的支票存根及明細賬等,主張金源公司以貨幣方式向通宇公司支付工程款16407049.77元。經當庭對上述財務憑證的原件進行核對,各方對證據本身的真實性均無異議。通宇公司對其中的部分付款予以認可、部分提出異議,金源公司則認為丹東客來多公司持有金源公司原始財務賬目不合常理,丹東客來多公司在庭審中對此解釋為接收辦公場所后在角落中發現的。

    又查明,2002年1月23日,遼寧客來多公司向金源公司出具《墊付款證明》,其內容為:我司于2000年2月至2001年12月向貴司共支付21筆,金額為1683萬元,轉成我司在丹東新成立公司“某有限公司”購房款。2010年7月9日,遼寧客來多公司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出具《墊付款說明》,其內容為:我司于2000年2月至2001年12月向金源公司共支付21筆,金額為1683萬元,實為丹東客來多公司購房款。

    2002年1月31日金源公司與丹東客來多公司所簽訂的《關于商業用房轉讓協議》中約定,房款待過戶手續完畢后付清,過戶費用由丹東客來多公司承擔,未盡事宜雙方協商解決。該協議落款處有金源公司法定代表人許某某、丹東客來多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建祥簽字并加蓋兩公司的公章。

    在本院庭審中,就遼寧客來多公司向金源公司付款及雙方對賬的問題,丹東客來多公司和金源公司均陳述遠多于目前21筆收據所對應的1683萬元,丹東客來多公司也承認沒有金源公司將上述1683萬元確認為遼寧客來多公司凈債權的證據。

    本院認為,債權人行使撤銷權,應當以真實、合法的債權為前提,并需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規定的撤銷權行使條件。債權人依法行使撤銷權,對債務人和受讓財產的第三人而言,均構成不利后果,特別是受讓財產的第三人并非債權債務關系的當事人,通過撤銷權的方式使其承受不利后果,實則是在法定條件下對合同相對性原則的突破,因此除債務人可以對債權人的債權及撤銷權的行使提出相應抗辯外,作為第三人的受讓人,同樣可以對債權人的債權及撤銷權的行使提出異議,并在異議成立的范圍內相應對抗債權人行使撤銷權。結合最高人民檢察院抗訴意見和各方訴辯意見,本案爭議的主要問題是:第一,丹東客來多公司是否無償取得訴爭房屋,第二,通宇公司對金源公司的債權尚有多少未獲清償并可以據以行使撤銷權。

    (一)關于丹東客來多公司是否無償受讓訴爭房屋問題

    本案中,丹東客來多公司并未直接向金源公司支付購房款,并辯稱是以遼寧客來多公司此前的付款折抵購房款,這種付款方式本身不違反法律規定,遼寧客來多公司也確向金源公司支付了1683萬元款項,目前各方就此爭議的是該筆款項是否確實轉為丹東客來多公司的購房款。從目前查明的事實看,雖然遼寧客來多公司和丹東客來多公司均稱此次付款已經轉為丹東客來多公司的購房款,但丹東客來多公司作為付款人至今仍未持有金源公司開具的購房款收據,而遼寧客來多公司卻仍然持有金源公司此前為其開具的付款收據原件,并未將其退回金源公司。遼寧客來多公司雖于2002年1月23日出具《墊付款證明》,表示將上述款項轉為丹東客來多公司的購房款,但在此后金源公司與丹東客來多公司簽訂的轉讓協議上,卻并未體現這一重要事實,反而約定“房款待過戶手續完畢后付清”,且在該協議上簽字的丹東客來多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建祥,同時也是遼寧客來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上事實與金源公司在本案訴訟中所稱金源公司并未實際收取購房款、亦未向丹東客來多公司出具收據、向相關管理部門提交的收據僅為辦理過戶手續所用的說法可以相互印證。綜上,在遼寧客來多公司持有相關付款收據而丹東客來多公司未取得購房款收據的情況下,丹東客來多公司僅以遼寧客來多公司出具的情況說明等證據證明該筆款項用途已變更為丹東客來多公司的購房款,依據不足,應認定丹東客來多公司未實際支付該處房產的購房款,構成無償取得。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判決僅考慮到遼寧客來多公司付款行為的真實性,未結合本案交易過程認定其是否產生轉為購房款的法律后果,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均有不當,本院予以糾正。

    (二)關于通宇公司行使撤銷權的債權基礎

    通宇公司與金源公司之間的債權數額已經生效仲裁裁決確認,但丹東客來多公司并未參加仲裁,該仲裁裁決的結果亦不當然約束丹東客來多公司,故丹東客來多公司以通宇公司部分債權是虛假的、對已經受償的行為重復主張等理由對通宇公司債權提出異議,在丹東客來多公司能夠提出充分證據的情況下,可以相應抗辯通宇公司作為行使撤銷權基礎的債權。

    就丹東客來多公司所提各項異議,經雙方充分舉證,分別認定如下:

    1、丹東客來多公司對通宇公司應收取的工程款3137余萬元不持異議,對其余債權均持異議,本院分別認定如下:

    1)通宇公司和金源公司對200萬元借據及借款行為的真實性均予認可,在此情況下,他們的財務賬目對此未作記載,不是否定債權真實性的合理理由。該借據的出借人雖表述為“某建筑工程公司周顯全”,但各方均認可周顯全承包本案工程,丹東客來多公司還堅持認為周顯全以自己名義收取工程款的行為同樣應視為通宇公司的收款行為,因此在本筆出借款項的行為中,丹東客來多公司再以周顯全與通宇公司的出借行為應加以區別對待作為抗辯理由,要求認定相關借款不能作為行使撤銷權的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2)金源公司于2006年5月6日分別出具欠據和工程外欠款據,確認欠付通宇公司稅款168萬元、占道費27萬元和墊付銀行利息43萬元,此日期晚于金源公司轉讓訴爭房屋給丹東客來多公司的2002年1月31日,且金源公司和通宇公司均認可稅款和占道費均未向有關部門實際繳納。因此金源公司與丹東客來多公司之間轉讓房產的行為對通宇公司上述債權的實現與否沒有影響,上述債權也不能作為通宇公司行使本案撤銷權的有效依據。

    2、關于金源公司以貨幣方式向通宇公司支付工程款數額問題。

    本案中,丹東客來多公司提供金源公司以貨幣方式向通宇公司支付工程款的單據等證據,均系原件,合計金額16407049.77元,通宇公司和金源公司對上述證據進行了質證。金源公司對丹東客來多公司持有上述證據的正當性提出異議,但上述證據所對抗的是通宇公司的債權,丹東客來多公司就此舉證,不僅有利于自己,而且有利于金源公司,因此金源公司對此提出的異議不予支持。對上述付款數額,通宇公司認可其中6303297.5元,對剩余的款項提出異議,本院根據通宇公司的異議理由,分別評判如下:

    1)通宇公司已經出具專用收款收據,收據上注明轉賬,但沒有相應的銀行轉賬憑證,或者轉賬憑證上的收款人并非周顯全,上述款項合計6780758元。對此本院認為,由于上述款項的收付發生在金源公司和通宇公司之間,在通宇公司確認收款收據真實性的情況下,丹東客來多公司所提供的專用收款收據等證據已經足以對抗通宇公司就相應部分主張撤銷權。通宇公司在質證中還稱,其中部分收款收據是就金源公司以房屋抵頂的債權所開具的,但是通宇公司這一主張在上述收款收據上并無記載并可據以對二者加以區分,因此該項主張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亦不予采信。

    2)通宇公司辯稱,該公司另行承接了涉案小區一、二層裝修、改造,故2001年8月至11月通宇公司所收取的工程款864952元為此項裝修款,該項改造的材料款251141.2元由金源公司支付給供貨商,另有228000元不能確認是支付的本案工程款還是上述裝修工程款,以上款項合計1344093.2元,均不應計算為本案工程款。對此本院認為,通宇公司沒有提供其與金源公司就上述裝修工程進行核算和在本案現有3000余萬元工程款之外雙方另有其他工程款需要支付的證據,因此對通宇公司的這一主張,本院不予采信。

    3)通宇公司主張兩筆款項是金源公司將房屋抵頂給通宇公司后,通宇公司將房屋另行出售后的售房款,不應重復計算。經查,其中第一筆2001年6月5日周顯全簽收的9萬元收款收據上記載為“劉某某房款”,通宇公司還提交了金源公司與劉某某的商品房訂購合同等證據,該合同所涉及的房屋在金源公司抵頂給通宇公司房屋的范圍內,但對于第二筆2000年12月4日周顯全簽收的9萬元收據所對應的款項,沒有證據顯示與金源公司抵頂工程款的房屋存在關聯,且該收據上明確記載“上款系:工程款”,故通宇公司就第一筆提出的異議成立,就第二筆提出的異議不成立。

    4)通宇公司主張有兩筆款項是金源公司在抵頂給通宇公司的房屋上申請了按揭貸款,該按揭貸款不應重復計算為工程款。經查,其中第一筆2001年6月7日周顯全簽收的284800元收款收據上記載為“按揭貸款轉出”,第二筆2003年4月22-23日周顯全簽收的三張合計212400元的支票存根上用途一欄均記載為“按揭款”。對此本院認為,按照通宇公司和金源公司在本院再審中的陳述,本案中辦理按揭貸款的房屋,既有抵頂給通宇公司的,也有由金源公司自己保留的,因此以房屋向銀行按揭取得的貸款,既可能如丹東客來多公司所稱是金源公司以自己房屋抵押后支付的工程款,也可能如通宇公司所稱是其以抵債房屋抵押變現所得款項。因此就上述款項是否為金源公司以貨幣方式支付的工程款,雙方所稱均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考慮到撤銷權的行使應當以確實、充分的債權為依據,故在金源公司和通宇公司均未于上述款項收付憑證上指明系以抵頂工程款的房屋向銀行按揭所得貸款的情況下,本院作出不利于債權人通宇公司的認定,對通宇公司提出的此項異議不予支持。

    5)通宇公司還主張,下列三項1301701.07元款項與通宇公司無關,經本院審查,通宇公司就此提出的異議成立。

    第一,2003年1月金源公司向丹東某某混凝土產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混凝土公司)支付混凝土貨款27萬元,丹東客來多公司主張上述付款的主要證據中包括混凝土公司出具的情況說明和該公司開具給金源公司的正式發票。在情況說明上載明,2000年金源公司與混凝土公司簽訂商品混凝土供需合同,工程結束時,金源公司欠付混凝土貨款24萬余元,混凝土公司遂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2003年1月10日,金源公司周顯全、王某某將欠付混凝土貨款及訴訟費用合計27萬元交付混凝土公司。結合上述證據所載內容,本院認為該筆款項屬于混凝土公司與金源公司之間發生的債權債務關系,不應作為通宇公司收取的工程款。

    第二,2001年-2002年間發生的13筆合計909189.57元款項,丹東客來多公司主張上述付款的主要證據是金源公司的內部賬目和相關轉賬支票存根等,沒有通宇公司或周顯全收取上述款項作為工程款的收據,在部分款項下,還有史某、劉某等人收取款項的收據和丹東某某門業承做防盜門的合同、收據等,綜合上述證據,本院認為上述13筆款項不能確認為通宇公司收取的工程款。

    第三,2003年1月支付某某線纜集團丹東銷售處電線、電纜款122511.5元,丹東客來多公司主張上述付款的證據包括金源公司欠付此筆款項的欠據和清償此筆款項后的內部報銷單等,上述證據中均明確記載該款用于支付某某線纜集團丹東銷售處電線、電纜款,因此該筆款項不應作為通宇公司收取的工程款。

    綜上,對丹東客來多公司就金源公司向通宇公司以貨幣方式清償的工程款問題所提異議,本院認定其中15015348.7元可以對抗通宇公司行使撤銷權。

    3、關于金源公司以房屋抵頂通宇公司工程款的問題。

    金源公司與通宇公司簽訂了兩份以房抵債協議,涉及46套房屋,金源公司和通宇公司對上述協議的真實性及相關房屋面積等均無異議,但辯稱其中部分未實際履行,還有一部分房屋在抵頂之前已經辦理貸款,不應按照協議載明的金額計算。本院認為,丹東客來多公司提供的這兩份協議,已經可以證明通宇公司接受46套房屋抵債,并足以對抗通宇公司在相應范圍內行使撤銷權,至于通宇公司所提出的抵頂房屋此前已經負擔貸款一節,在抵債協議上并未顯示相關房屋存在此項情節,因此通宇公司關于部分房屋沒有實際用于抵頂或者抵頂價值低于抵債協議確定的價格的抗辯,不能推翻通宇公司基于以房抵債協議方式所作的明確的不利自認,本院均不予支持,上述房屋所抵償工程款的數額,應依抵債協議各自所載明的單價及相關房屋面積等確定,合計為14477529元。

    對于丹東客來多公司目前不能確定指明用于抵債的10套房屋,雖然通宇公司辯稱仲裁裁決中所稱的56套房屋抵頂1038萬元工程款,是指通宇公司承擔了56套房屋的稅款,而非實際接受56套房屋的抵頂,但從仲裁裁決、筆錄及通宇公司與金源公司簽訂的工程款支付明細表來看,就56套房屋抵頂工程款一節,并無通宇公司所稱上述內容。上述仲裁筆錄、裁決和明細表是在通宇公司和金源公司共同參加的情況下作出的,通宇公司和金源公司應對其中所記載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自行負責,并應承擔相應不利后果。丹東客來多公司據此提出實際抵頂房屋應按56套計算、并可相應對抗通宇公司行使撤銷權的主張成立。在通宇公司和金源公司不能指明上述10套抵頂房屋具體房號及其抵頂價款的情況下,丹東客來多公司主張按照前述抵債協議中單套最低面積計算抵頂數額,并相應對抗通宇公司行使撤銷權,要求合理,應予支持。經查,上述兩份以房抵債協議中單套房屋最小面積為106.32平方米,該套房屋折抵金額231777.6元,亦為單套最低金額,故該項金額應按此計算,10套合計為2317776元。

    (三)關于通宇公司行使撤銷權是否符合法定條件問題。

    丹東客來多公司主張通宇公司行使撤銷權距離丹東客來多公司取得訴爭房屋已經超過一年的法定期限,但撤銷權的行使不僅僅以受讓人無償或低價取得財產為條件,原審判決關于通宇公司行使撤銷權未超過法定期限的理由和結論并無不當。丹東客來多公司還提出金源公司在訴爭房屋轉讓后還有其他財產,但金源公司確認自仲裁裁決后未向通宇公司清償債務,丹東客來多公司雖持有金源公司賬目,也未提供證據證明金源公司尚有其他財產可供清償,故對丹東客來多公司上述意見本院亦不予支持。

    綜上,本案中通宇公司能夠據以向丹東客來多公司和金源公司主張撤銷權的有效債權為2835862.3元,可以確認金源公司和丹東客來多公司之間轉讓房產的行為部分無效,根據金源公司與通宇公司簽訂的協議,可撤銷的具體面積為516平方米。原審判決認定事實、適用法律均有不當,應予糾正,最高人民檢察院抗訴意見成立,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二百零七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2009)遼審民提字第81號民事判決;

    二、維持遼寧省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2008)丹審民終再字第15號民事判決第一項和訴訟費用負擔部分;

    三、變更遼寧省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2008)丹審民終再字第15號民事判決第二項為:以某建筑工程公司對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享有的債權2835862.3元為限,撤銷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與某有限公司無償轉讓丹東市振興區五經街51號1-2層建筑面積為516平方米的商業用房的行為。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陳 佳

    代理審判員  丁俊峰

    代理審判員  邱 明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四日

    書 記 員  錢雪娟


    無需注冊,30秒快速免費咨詢
    分分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