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律師咨詢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辦案助手 >> 典型案例
    葉某甲等非法占用農用地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字體:
    【判決時間】 2015-04-28
    【編輯日期】 2018-06-10
    【案例性質】 普通案例
    【審理法院】 寧波市鄞州區人民法院
    【案例字號】 (2015)甬鄞刑初字第385號
    【案例摘要】 林地,農用地,共同犯罪,自首,數量較大

    葉某甲等非法占用農用地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寧波市鄞州區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5)甬鄞刑初字第385號

    公訴機關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某。

    訴訟代表人葉永康。

    被告人葉某甲。因涉嫌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于2014年8月27日被寧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9日被逮捕?,F羈押于寧波市鄞州區看守所。

    辯護人王斌,浙江民理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張某,個體。因涉嫌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于2014年8月15日被寧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9日被逮捕,同年9月30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王某,個體。因涉嫌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于2014年8月15日被寧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9日被逮捕,同年9月30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鄭某甲,個體。因涉嫌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于2014年8月15日被寧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取保候審。

    寧波市鄞州區人民檢察院以甬鄞檢刑訴(2015)262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某、被告人葉某甲、張軍華、王某、鄭某甲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2015年2月25日立案,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簡易程序,于同年3月17日對本案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后因案情復雜,本院依法轉為適用普通程序,并于同年4月24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寧波市鄞州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員王春麗、被告單位某的訴訟代表人葉永康、被告人葉某甲及其辯護人王斌、被告人張某、王某、鄭某甲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寧波市鄞州區人民檢察院指控:

    2009年3月至6月,被告單位某為了給該村村民毛某、鄭某乙等人安置廠房,在未辦理用地手續的情況下擅自在該村馬岙工業區挖山,共計毀壞防護林地5.7畝,該單位法定代表人葉某甲負直接責任。被告人張某、王某、鄭某甲在明知馬岙工業區地塊未獲國土部門批準的情況下仍采用挖機和炮頭機挖山。

    2010年9月至2011年3月,被告人葉某甲在擔任寧波市鄞州區東錢湖鎮青山村黨支部書記兼經濟合作社社長期間,為了給該村拆遷村民葉某乙及其私人朋友戴某、蔡某等人安置廠房,在未經依法獲得國土部門批準的情況下,指使被告人張某、王某、鄭某甲到該村馬岙工業區挖山。被告人張某、王某、鄭某甲在明知馬岙工業區地塊未獲國土部門批準的情況下仍采用挖機和炮頭機挖山,共計毀壞防護林地17.7畝。

    為證實上述指控事實,公訴機關向法庭提供了證人方某、戴某、蔡某、葉某乙、毛某、鄭某乙、陳某、史某等人的證言,對張某、王某、鄭某甲所作的現場辨認筆錄及照片,現場照片,中共東錢湖鎮委員會關于葉某甲等同志職務任免的通知,中共東錢湖鎮委員會關于洋山等村(社、場)黨支部換屆選舉結果的批復,東錢湖鎮人民政府關于公布部分村第六屆村經濟合作社換屆選舉結果的通知,寧波市鄞州區東錢湖鎮青山村會議記錄、青山村村民代表會議決議,土地租賃協議,廠房租賃協議,寧波市江東區新新測繪有限公司出具的青山工業園區土地勘測面積測繪成果報告書,江西省林業科學院出具的森林與野生動植物案件技術鑒定書,到案經過,偵破報告,暫扣款收據,被告單位組織機構代碼證及被告人葉某甲、張某、王某、鄭某甲的戶籍證明,被告人葉某甲、張某、王某、鄭某甲等人供述和辯解等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某、被告人葉某甲,分別伙同被告人張某、王某、鄭某甲,違反土地管理法規,在未得到國土部門批準的情況下非法占用防護林地,數量較大,造成防護林地大量毀壞,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在單位犯罪中,被告人葉某甲作為某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也應被追究刑事責任。案發后,被告人葉某甲、鄭某甲能自首,可以從輕處罰。提請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之規定予以判處。

    被告單位某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和主要事實無異議,辯解稱毀壞的林地是用材林,不是防護林。

    被告人葉某甲、張某、王某、鄭某甲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和事實均無異議,均表示自愿認罪。被告人葉某甲的辯護人辯護稱,涉案林種應以林權證為準認定為用材林,第一次毀林行為尚未達到追訴標準,不應作為犯罪行為追究;被告人葉某甲有自首情節,能退繳違法所得,所毀林地已部分復綠,請求對其從輕處罰并適用緩刑。

    經審理查明:

    2009年3月至6月,被告單位某為了給該村村民毛某、鄭某乙等人安置廠房,在未辦理用地手續的情況下擅自在該村馬岙工業區挖山,共計毀壞防護林地5.7畝。該單位負責人葉某甲聯系被告人張某、王某、鄭某甲挖山,被告人張某、王某、鄭某甲在明知馬岙工業區地塊未獲國土部門批準的情況下仍采用挖機和炮頭機進行挖山。

    2010年9月至2011年3月,被告人葉某甲為了給該村拆遷村民葉某乙及其私人朋友戴某、蔡某等人安置廠房,在未經依法獲得國土部門批準的情況下,指使被告人張某、王某、鄭某甲到該村馬岙工業區挖山。被告人張某、王某、鄭某甲在明知馬岙工業區地塊未獲國土部門批準的情況下仍采用挖機和炮頭機挖山,共計毀壞防護林地17.7畝。

    2014年8月14日,被告人張某、王某在其各自居住地被民警抓獲;同日,被告人鄭某甲向公安機關投案,同年8月27日,被告人葉某甲向公安機關投案,兩被告人到案后均如實供述了上述事實。本院審理期間,被告人葉某甲、張某、王某、鄭某甲分別向本院退繳違法所得人民幣3萬元、11萬元、11萬元、7萬元。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及被告人提交,并經庭審質證、認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1.證人史某的證言,證實其是青山村婦女主任兼文書,村委決定在馬岙工業區挖山建廠房,2009年3月葉某甲找來了張某等人挖山,同年6月國土部門出面阻止,挖山就停止了,2010年9月葉某甲看見上級管得不怎么緊了,就又開始讓人挖山了,第二次比第一次挖的多,第二次挖山沒有經過村委開會討論的事實;

    2.證人方某的證言,證實王某叫其去青山村馬岙區塊挖山,2009年4月開始,大概挖了二個月,2010年9月又開始挖山了,大概挖了三個月等事實。

    3.證人戴某的證言,證實2010年12月份許,其看到青山村馬岙地塊在挖山,遂找到葉某甲要求在馬岙工業區租地建廠房,后國土部門阻止挖山,2011年3月就停止了等事實;

    4.證人蔡某的證言,證實2011年2、3月份,其看到青山村馬岙地塊在挖山,當時挖山的規模已經很大了,其向葉某甲提出租地建廠房,并與青山村經濟合作社簽訂了租賃協議,后政府部門阻止一直不能開工建廠房等事實;

    5.證人陳某的證言,證實2010年7月份,其租賃的廠房快到期了,遂向青山村經濟合作社提出擴建要求,2011年3、4月份完工,其擴建廠房當時挖山一畝多一點,是葉某甲找張某、王某、鄭某甲挖的山,挖山有兩個時間段,一次是2009年3月至6月,一次是2010年9月至2011年3月等事實;

    6.證人毛某、鄭某乙、葉某乙的證言,均證實2008年,因其廠房要拆遷了遂向村經濟合作社要求找地方繼續生產,后來葉某甲召開村民開會,決定在馬岙工業區挖山平整一些土地給其三家建廠房,2009年3月份葉某甲找張某、王某、鄭某甲等人開始挖山,2009年6、7月份國土部門出面阻止,挖山便停止了,2010年9月又開始挖山,2011年3月國土部門第二次來阻止,挖山才停止等事實;

    7.對張某、王某、鄭某甲所作的現場辨認筆錄及照片,證實張某、王某、鄭某甲辨認犯罪現場及確定挖山面積的事實;

    8.現場照片,證實青山村工業區馬岙地塊被破壞后的現場情況;

    9.中共東錢湖鎮委員會關于葉某甲等同志職務任免的通知,中共東錢湖鎮委員會關于洋山等村(社、場)黨支部換屆選舉結果的批復,東錢湖鎮人民政府關于公布部分村第六屆村經濟合作社換屆選舉結果的通知,證實被告人葉某甲擔任青山村村支部書記及該村經濟合作社社長的事實;

    10.寧波市鄞州區東錢湖鎮青山村會議記錄、青山村村民代表會議決議,證實2009年1月青山村支部、青山村村民代表會議通過租用村廠房的3家小企業在馬岙工業區臨時過渡安置的事實;

    11.土地租賃協議,廠房租賃協議,證實青山村經濟合作社與承租方鄭某乙、毛某、葉某乙、蔡某、戴某、陳某等人簽訂土地、廠房租賃協議的事實;

    12.寧波市江東區新新測繪有限公司出具的青山工業園區土地勘測面積測繪成果報告書,證實青山工業園區總面積及各廠區面積的事實;

    13.江西省林業科學院出具的森林與野生動植物案件技術鑒定書及關于東錢湖鎮青山村毀壞林地案件技術鑒定的補充說明、東錢湖旅游度假區經濟發展局出具的關于青山村馬岙地塊相關林種的情況說明、圖紙、公益林現場界定書、小班因子一覽表,證實東錢湖鎮青山村A、B、C、D地塊毀林面積分別約為15.8畝、2.6畝、1.9畝、3.1畝,上述四個地塊林種均為防護林的事實;

    14.到案經過,證實被告人葉某甲、鄭某甲投案自首情況及張某、王某被抓獲情況;

    15.偵破報告,證實案件偵破揭發情況;

    16.暫扣款收據,證實被告人葉某甲、張某、王某、鄭某甲的退贓情況;

    17.組織機構代碼證,證實被告單位某的基本情況;

    18.戶籍證明,證實被告人葉某甲、張某、王某、鄭某甲的身份情況;

    19.被告人葉某甲、張某、王某、鄭某甲的供述和辯解。

    被告單位某向本院提交林權證一本,擬證實青山村馬岙區塊的林地屬于青山村,林種為用材林。

    關于涉案林地林種認定問題。經查,被告單位某提交的林權證顯示涉案林地為用材林,江西省林業科學院經鑒定涉案林地為防護林。本院認為,寧波東錢湖旅游度假區經濟發展局出具的情況說明顯示涉案林地的林種處于動態變化之中,故本案林種應以案發時的林種予以認定。鑒定部門經對照東錢湖鎮山林現狀圖,確認被毀林地的二類小班,并依據二類小班號查閱《2007年鄞州區東錢湖森林資源二類調查數據》,認定被毀林地均為防護林,該認定依據具體、充分;林權證的主要功能是對林地的所有權進行確認,僅對山林四至做了簡要的文字說明,沒有對應的地形圖依據,且林權證系2006年統一換證,其對于林種的記載具有滯后性,故作為確認涉案林地林種的依據不充分。被告單位某、被告人葉某甲的辯護人要求認定涉案林地為用材林的辯護意見,本院均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某、被告人葉某甲,分別伙同被告人張某、王某、鄭某甲,違反土地管理法規,在未取得國土部門批準的情況下非法占用防護林地,改變被占用林地用途,數量較大,造成防護林地大量毀壞,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在單位犯罪中,被告人葉某甲系該單位非法占用防護林地犯罪行為的具體實施者,應作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葉某甲、鄭某甲案發后能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均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張某、王某到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從輕處罰。本院審理期間,被告人葉某甲、張某、王某、鄭某甲能退繳部分贓款,確有悔罪表現,均可酌情從輕處罰并可適用緩刑。被告人葉某甲的辯護人提出對被告人葉某甲從輕處罰并適用緩刑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根據被告單位及各被告人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對被告單位某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三百四十六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六十一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壞林地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項、第六條之規定;對被告人葉某甲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三百四十六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一條、第六十四條、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壞林地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項、第七條之規定;對被告人張某、王某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一條、第六十四條、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壞林地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項、第七條之規定;對被告人鄭某甲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一條、第六十四條、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壞林地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項、第七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某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七萬元(罰金限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向本院繳納);

    二、被告人葉某甲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限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向本院繳納);

    三、被告人張某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限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向本院繳納);

    四、被告人王某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限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向本院繳納);

    五、被告人鄭某甲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限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向本院繳納);

    六、被告人葉某甲、張某、王某、鄭某甲分別向本院退繳的違法所得,均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  張建昌

    人民陪審員  陳曉俊

    人民陪審員  錢華杰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

    書記員  員謝徐


    無需注冊,30秒快速免費咨詢
    分分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