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律師咨詢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辦案助手 >> 典型案例
    鄭某某非法占用農用地一審刑事判決書
    【字體:
    【判決時間】 2017-08-14
    【編輯日期】 2018-06-10
    【案例性質】 普通案例
    【審理法院】 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
    【案例字號】 (2017)浙0111刑初75號
    【案例摘要】 非法占用農用地罪 ,農用地,林地,數量較大,大量毀壞耕地

    鄭某某非法占用農用地一審刑事判決書

    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7)浙0111刑初75號

    公訴機關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鄭某某,男,1965年10月28日出生,漢族,文化程度高中,農民,中共黨員,現住杭州市富陽區。因本案于2016年7月13日被杭州市公安局富陽區分局刑事拘留,于同年7月26日變更為取保候審。

    辯護人陳軍文,浙江杭聯律師事務所律師。

    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檢察院以富檢公訴刑訴(2017)87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鄭某某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于2017年2月6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經審查于2017年2月7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3月16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檢察院指派代理檢察員朱某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鄭某某及辯護人陳軍文到庭參加訴訟,鑒定人樓建華到庭參加訴訟。后本院于2017年8月7日二次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檢察院指派代理檢察員朱某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鄭某某及辯護人陳軍文到庭參加訴訟。經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批準,本案延長審理期限三個月。本案審理過程中,因被告人鄭某某下落不明,本院于2017年7月28日依法裁定中止審理,后被告人鄭某某到案,本院于同年8月7日依法裁定恢復審理?,F已審理終結。

    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4年8月份至2016年4月份期間,被告人鄭某某在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沙田畈23省道拆遷安置取土工程承包施工過程中,未辦理林地征用占用手續,非法占用村集體林地進行土石采挖,并將取得的土石予以出售獲利。經鑒定,占用面積超過其承包施工范圍14.228畝(9476平方米),毀壞林木蓄積24.1立方米。

    針對上述指控事實,公訴機關當庭宣讀、出示了相關證據予以證實。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鄭某某違反土地管理法規,非法占用農用地,改變被占用土地用途,數量較大,造成耕地、林地等農用地大量毀壞,應當以非法占用農用地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提請本院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規定予以懲處。

    被告人鄭某某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及罪名無異議,并表示自愿認罪。

    辯護人陳軍文提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無異議,但本案系政府工程,村委在辦理手續中未及時辦理到位,系本案案發原因之一。被告人鄭某某法律意識淡薄,現自愿認罪認罰,請法庭從輕處罰并適用緩刑。

    經審理查明,2014年8月份至2016年4月份期間,被告人鄭某某在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沙田畈23省道拆遷安置取土工程承包施工過程中,未辦理林地征用占用等手續,非法占用村集體林地進行土石采挖,并將取得的土石予以出售獲利。經鑒定,占用面積超過其承包施工范圍14.228畝(9476平方米),毀壞林木蓄積24.1立方米。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沙田畈農居點邊坡治理工程已于2016年8月完工。

    另查明,杭州富陽林信林業規劃設計有限公司于2016年5月26日對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集體林地被占用林地的地類、面積及林木蓄積做出鑒定意見,鑒定人樓建華出庭對鑒定情況作出說明。

    被告人鄭某某在本院審理階段自愿認罪認罰。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交的并經法庭質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明:

    1.證人汪某2的證言,證實其系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村主任,2014年1月,該村與浙江萬里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里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即沙田畈23省道拆遷安置取土工程。該村出面到林業部門審批了相關使用林地手續,審批了20.85畝。該工程當時由陸某3、陸某1、汪某1負責政策處理,并委派汪某1在施工現場實施監管,村民陸某2、金某到現場監管采挖數量。村民鄭某某從萬里公司轉包了該取土工程。2015年8月左右,取土工程范圍內的墳墓搬遷未處理好,群眾舉報采挖山石超了紅線,其向街道辦趙某,4匯報,也多次向鄭某某提出這個問題,鄭某某答復其不會超挖的。陸某3在私下場合提出過農居點向西移的意見,但村里未開會決定將工程向西移,其也沒有對鄭某某說過村里決定工程向西移的事實。

    2.證人陸某3的證言,證實其在2011年2月至2015年6月間在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擔任書記,之后其到富陽胥口鎮政府上班。萬里公司承包了沙田畈23省道拆遷安置取土工程,2014年9月左右,取土工程開始施工,因農戶自留山及祖墳政策處理工作未完成,導致工程延后。其在做墳主工作時,其提到過取土工程向西移,但只是設想,并未落實。其聽說同年7、8月份,變更后向西移的規劃圖已完成,鄭某某從代理公司取來了新的規劃設計圖,但因其到胥口鎮政府上班,其不知道村里有關林木采伐和占用林地手續有無辦理。其也沒有同鄭某某講取土工程向西調整的話。

    3.證人蔣某,4的證言,證實其系執中亭村村民,2016年4月,其向有關部門反應萬里公司承包的沙田畈取土工程超過紅線采挖山石,其聽說負責人叫“紅軍”,“紅軍”自己有軋石廠,超過的范圍面積比較大,且沙田畈采挖的山石有部分出售給其他村民的事實。

    4.證人方某2的證言,證實其系萬里公司富陽分公司的工作人員,該分公司主要從事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23省道拆遷安置取土工程,工程部負責人先后為施某、方某1,鄭某某負責該項目工程的事實。

    5.證人鄭某的證言,證實其系萬里公司富陽分公司的工作人員,該公司將23省道拆遷安置取土工程委托給鄭某某負責,該工程自2014年8月正式施工的事實。

    6.證人方某3的證言,證實萬里公司具體安排施某、鄭某、方某2等人負責23省道拆遷安置取土工程的事實。

    7.證人方某1的證言,證實其系萬里公司聘用人員,萬里公司將23省道拆遷安置取土工程授權給鄭某某,由鄭某某負責施工現場的管理和處理現場相關事物,工地上的機械都由鄭某某聯系的,施工自2014年8月左右開始,工期6個月,但因為相關政策未處理好,導致工程延期。后公司發現鄭某某變更了施工合同,向西開采,即告知鄭某某不得超紅線施工,鄭某某說邊施工邊補辦相關手續,但手續一直未辦好。采挖的石料款與其所在公司沒有關系,鄭某某系實際得利人。其曾多次交待鄭某某不要超紅線采挖的事實。

    8.證人王某2的證言,證實其系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村委委員,萬里公司聘請了該村原書記鄭某某負責現場采挖,村里由汪某1負責監管安全、四至范圍、進度等,采挖的石料由吳某,4處理。2015年春節后,現場大規模施工,林木采伐手續辦好后,村里組織人員采伐取土工程西側山上的林木,鄭某某就開始挖石料了。其聽到汪正明或陸某3在村里會議上說過因工程政策處理遇到阻力,農居點工程要變更到原工程的西側,先施工后補手續,會上沒有明確指派人員告知施工單位,后林地使用手續也未辦。西側邊坡工程所在的山坎是鄭某某新采挖形成的事實。

    9.證人陸某2的證言,證實其系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村民,其與金某在23省道拆遷安置取土工程現場記錄石料車數,萬里公司委托鄭某某在負責現場管理,萬里公司其他工作人員基本不去現場。2015年4月左右,鄭某某叫挖掘機械到原施工點(二座墳)的西側開始采挖至案發前,沙田畈農居點工程西側采挖的山體都是鄭某某組織采挖的事實。

    10.證人邱某,4的證言,證實其是開挖掘機的,2016年6月中旬,鄭某某讓其到23省道拆遷安置取土工程采挖山石,其聽從鄭某某指揮。2016年6月20日上午,森林公安到現場來制止采挖,下午工地上繼續施工的事實。

    11.證人高某,4的證言,證實2014年4至5月,鄭某某讓其到沙田畈農居點區塊砍伐林木,其就組織人員砍伐了7、8萬斤樹。2015年7、8月份,鄭某某打電話給其,稱村里決定將農居點工程向西移,西側山場的政策處理工作已做好,讓其去取土工程現場,把老宕面西側的小山堡上的樹木砍掉,但只有零星幾棵樹,其就沒有去砍伐的事實。

    12.證人陸某1的證言,證實其系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黨總支副書記,該村經濟合作社與萬里公司簽訂合同,萬里公司聘請鄭某某負責組織實施采挖,村里由汪某1負責監管,其沒有看到萬里公司派其他人負責現場。2014年下半年開始,取土工程大規模開展,村里叫高某,4砍伐林木,林木及林地相關手續也經過辦理的。后汪某2、陸某3提到過將工程向西移,但向西移的規劃圖紙有無做過其不清楚的事實。

    13.證人吳某,4的證言,證實2014年年初,其得知鄭某某從萬里公司承包了取土工程,其與鄭某某約定,鄭某某將沙田畈農居點區塊取土工程多余石料賣給其,每噸16元,挖掘機械和運輸車輛是鄭某某自己叫的,其一共已支付給鄭某某石料款300余萬元,其中200萬元其預付給鄭某某購買挖機等。2015年8、9月份,陸某3曾與其說,如果墳的工作做不好,就將農居點工程往西調整,但調整的時間其不清楚的事實。

    14.證人陳某的證言,證實其系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村民,其在沙田畈農居點區塊有一塊自留山處于施工區塊。2014年年底,鄭某某等人找其,讓其同意采挖,并約定將石料低價賣給其,其總共支付了40萬元左右的石料款,取土點的石料都歸吳某,4處理的。在其家自留山的政策處理工作沒有處理好之前,施工單位就向西側采挖。2014年年底左右,陸某3與其做工作時,曾說如果談不好,就把其的自留山留著,將農居點向西移,2015年年底村里還專門叫測繪公司到沙田畈現場做過規劃的事實。

    15.證人宓某,4的證言,證實其在浙江廠鼎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工作,其與萬里公司董事長關系較好,故萬里公司在富陽的工程是其公司做的。萬里公司中標了沙田畈農居點區塊取土工程,該工程實際由鄭某某承建,并有書面委托材料,萬里公司收取12%的管理費,其公司委派方某1、魯某實施管理,工程款則通過吳某,4轉給鄭某某。監管過程中,方某1等人曾說原工程施工范圍變更,有關手續沒有到位,其就要求將有關手續辦好,其公司發過幾次通知單要求停工,但鄭某某及所在村均不肯簽收的事實。

    16.證人汪某1的證言,證實其系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村民,其被村里反聘,分管沙田畈農居點區塊安置和取土工程。萬里公司中標了沙田畈取土工程,并轉包給了鄭某某,沙田畈取土工程西側的山體是鄭某某組織實施采挖的。工程開始之前,原國土部門專門劃定紅線的,紅線是插有小紅旗的,該村就按照劃定的紅線范圍進行了采伐,農居點建設也是嚴格按照工程圖施工的。紅線范圍內的青石料挖掘機械比較難打,而邊坡區塊的青石料相對好打一些。2016年4月,村里再次劃定了紅線范圍。村里委派陸某2等人在現場記賬,但是管理費一直未收。其聽說過如墳墓拆遷工程做不好,該村準備將整個工程向西移,但陸某3在黨員大會上并未討論過的事實。

    17.證人華某,4的證言,證實2014年,萬里公司中標執中亭村拆遷安置取土工程后,鄭某某想包做該取土工程,其就把鄭某某介紹給萬里公司的事實。

    18.證人魯某的證言,證實其在浙江長鼎建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鼎公司)任副總經理,該公司實際控股人是宓某,4,宓某,4與萬里公司的老板關系較好,萬里公司委托長鼎公司照看執中亭村拆遷安置取土工程,其與方某1負責管理工程,該取土工程實際是鄭某某轉包去做的。2014年9月左右,其到取土工程現場,業主單位有插小紅旗的四至標線在現場,那時工程剛開始做,鄭某某也在現場。2016年初,國土部門告知萬里公司取土工程采挖石料超紅線的事實。

    19.證人趙某,4的證言,其系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現場負責執中亭村沙田畈取土工程的是鄭某某。2015年8月左右,群眾舉報該取土工程超紅線采挖,土管部門經過現場踏勘,發現確實超過紅線,土管部門發了停止施工通知書,其至少有3、4次。其就該事向街道辦領導進行了匯報。街道辦和國土部門專門到現場進行了實測,并給施工單位劃定了新的紅線,要求施工單位在紅線范圍內施工,并不間斷到現場實施監管,該村委派汪某1在現場管理。取土工程超紅線的范圍是在工程西側,其知道西側邊坡都是超紅線的事實。

    20.證人周某2的證言,證實其系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村干部,負責財務工作,執中亭村的取土工程萬里公司中標,但具體施工的是鄭某某。取土工程的政策工作一直到2016年3月才做好的,陳燦根家墳的工作沒有做好之前,村里沒有專門召開會議討論工程向西移的相關事宜,時任書記陸某3也沒有在大會上宣布過要將工程向西移的事實。

    21.證人王某3的證言,證實其系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村干部,負責計生等工作,執中亭村的取土工程萬里公司中標,但具體施工的是鄭某某。該取土工程的政策處理是陸某3、汪某1、陸某1等人,現場由汪某1監管。要將工程向西側變更的事其沒有印象了,也沒有聽說時任書記陸某3在大會上宣布要將工程向西移,村里委派了兩名老黨員到現場管理采挖數量的事實。

    22.證人汪某3的證言,證實其系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村干部,負責統計等工作,執中亭村的取土工程萬里公司中標,但具體施工的是鄭某某。該取土工程的政策處理是陸某3、汪某1、陸某1等人,由汪某1監管施工安全。取土工程的政策工作一直做不好,但村里并沒有開會決定工程向西移。2016年4月左右,國土部門調查超紅線采挖的情況后,挖掘機械被扣押,鄭某某要其找一份“向西移”的會議紀要,但沒有找到。村里派人對取土數量記賬,但管理費村里一直未收到過的事實。

    23.證人孟某,4的證言,證實其住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方家井村,執中亭村的取土工程是鄭某某在做,從萬里公司那承包來的。2014年下半年,其從鄭某某處拉了6千噸左右的宕渣,吳某,4是從鄭某某的工地上購買石料的事實。

    24.證人王某4的證言,證實其系浙江一榮邊坡綠化工程有限公司經營部負責人,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沙田畈農居點工程的邊坡工程系其所在單位承建的,該工程于2016年6月15日正式進場施工的,同年8月10日左右完工。該公司在邊坡治理過程中,沒有采挖新的山體,工程款為50萬元的事實。

    25.現場勘驗筆錄及照片,證實杭州市公安局富陽區分局森林警察大隊分別于2016年5月10日、2016年7月25日對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沙田畈農居點取土現場西側、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沙田畈禁山案發現場進行勘驗的情況。

    26.授權委托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開工報告,證實萬里公司于2014年1月與富陽市富春街道執中亭村經濟合作社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萬里公司于2014年3月15日將23省道拆遷安置取土工程(沙田畈)施工現場的管理和處理與之有關的管理事物委托給鄭某某,該取土工程開工日期為2014年8月5日的事實。

    27.函、通知,證實萬里公司于2015年10月函告富春街道執中亭村經濟合作社,要求該合作社盡快處理相關的政策問題,并在施工現場確認開挖紅線及開挖標高;富春街道執中亭村經濟合作社于2016年6月函告萬里公司,取土工程施工在施工圖紙范圍內繼續施工的事實。

    28.工資單,證實證人方某1、方某2、鄭某、魯某、宓某,4等人系長鼎公司員工的事實。

    29.林地狀況登記表,證實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栗園自然村禁山的四至情況。

    30.會議紀要、村“兩委”會議記錄,證實富陽市人民政府于2014年11月下發關于23省道綜合整治與改建工程建設有關問題的專題紀要,明確富春街道執中亭村農居點挖方工程處置原則;2016年5月,富春街道下發關于執中亭村農居點邊坡治理有關問題的會議紀要;2014年初至2016年1月間有關涉及該村沙田畈農居點區塊村支二委會會議召開決定相關事宜的事實。

    31.土地征用協議,證實執中亭村村民陳漢忠等人的自留山征用給執中亭村經濟合作社的事實。

    32.林木采伐審批公示,證實富陽市林業局于2014年5月19日批準富春街道執中亭村采伐林木的四至及其余采伐審批情況的事實。

    33.明細對賬單,證實2014年8月至2016年11月鄭某某資金進出情況。

    34.技術鑒定報告、衛星云圖,證實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執中亭村沙田畈取土工程新開挖林地面積為9476平方米的事實。

    35.責令停止國土資源違法行為通知書、送達回證,證實杭州市國土資源局富陽分局(原富陽市國土資源局)于2014年7月22日責令執中亭村委停止違規施工行為,于2016年1月12日責令萬里公司停止擅自開采執中亭村沙田畈廟山石料的行為的事實。

    36.戶籍證明,證實被告人鄭某某的身份信息情況。

    37.歸案經過,證實被告人鄭某某于2016年6月20日被公安機關傳喚到案的事實。

    38.被告人鄭某某的供述和辯解,證實被告人鄭某某在公安機關供述其系執中亭村沙田畈取土工程的實際負責人,該村通過林業部門審批后先將工程范圍內林木砍伐,其再開始進行采挖取土等,2014年8月正式施工。后因審批范圍內的政策工作沒有做好,2015年7月左右,時任村干部陸某3等人在施工現場與其口頭說,因村民的政策工作做不好,要將工程往西移,其就開始挖工程西面的邊坡,但其不清楚村里相關變更審批手續有無辦下來。其在施工過程中,方某1等人告知其超紅線采挖的相關事情,其停工了幾天后繼續施工,其施工造成的邊坡不在村里林木砍伐的四至范圍。其于2016年4月前往國土部門詢問有關新的規劃圖紙。后被告人鄭某某當庭供述其非法占用農用地面積超過承包范圍14余畝的事實。

    上述證據經法庭質證,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確認。本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鄭某某違反土地管理法規,非法占用農用地,改變被占用土地用途,數量較大,造成耕地、林地等農用地大量毀壞,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占用農用地罪,依法應予以懲處。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成立,適用法律正確。被告人鄭某某在庭審中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自愿認罪認罰,且被占用開挖林地已被治理,本院依法予以從寬處罰。關于辯護人陳軍文提出的被告人鄭某某認罪認罰,可從輕處罰等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本院根據被告人鄭某某的犯罪事實、性質、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及認罪、悔罪表現,依法確定其刑罰。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一條和《最高人民法院》第一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鄭某某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00元。

    (緩刑考驗期限自執行通知書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天內,通過本院或直接向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書面上訴的,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  董月霞

    人民陪審員  朱根榮

    人民陪審員  朱琳蓮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四日

    書記員  唐帥

    無需注冊,30秒快速免費咨詢
    分分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