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律師咨詢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辦案助手 >> 法官評析
    本案藥費該由誰承擔
    【字體:
    【作者】 劉小蓮
    【作者單位】
    【發布日期】 2003-7-30
    【編輯日期】 2013-01-01
    【來源】
    【摘要】
    本案藥費該由誰承擔

      一、基本案情

    原告:賀琳

    被告:蓮花縣坪里金英機磚廠

    法定代表人:翁金英

      2001年元月,原告開始在被告廠內做臨時工,從事出窯工作。2001年12月21日,原告與被告簽訂了一份《協議》。原告承包被告磚廠的一條龍制磚工序,協議約定由被告提供機器設備,原告組織人員生產,在承包期內的工傷事故由原告負責,被告不負責任何費用,在日常的生產管理中,各道工序均由被告指揮,凡有不聽指揮,以及上班遲到、早退、曠工者,被告有權處罰,包括有權罰款、沒收保證金和開除的權利。原告則有從被告處按每萬塊成形磚領取275元報酬的權利。協議簽訂后,原告即按協議約定,招收了一批工人在被告廠內做工,原、被告對磚廠的生產共同監督管理。2002年7月6日上午,原告在機房發現已停下的泥土運輸帶上有石頭,即爬上正在運行的對滾機上欲將石頭撿掉時,右腳不小心踩進對滾機的進料口里,原告的右腳當即被對滾機絞榨傷,送縣醫院住院治療至2002年9月11日,原告的右腳從膝關節處被截肢,經法醫檢驗評定為四級傷殘。原告的醫療費用總計為5478.41元,傷殘評定費為200元,被告已給付原告6665.81元。事故發生后,原告申請蓮花縣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進行裁決,仲裁委員會以原告未與勞動部門簽訂勞動合同,經協商未能達成協議為由對原告的申請不予受理。因此,原告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被告賠償傷殘撫恤金108000元,傷殘補助金10800元,工傷津貼1200元,護理費600元,鑒定費200元,醫療費5478.41元,合計126278.41元。另外,原告還要求被告賠償假肢安裝費用3萬元。對于原告的訴求,被告辯稱:原告是與他人向被告承包一條龍制磚工序,他是包工頭,協議已寫明“工傷事故由乙方(即原告)負責,甲方不負責任何費用?!币虼?,本案的被告只能是與原告共同承包的其他人,我不能作被告,故請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二、爭議焦點

      對本案的處理,存在兩種絕然不同的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原告等三人與被告簽訂的一條龍制磚工序承包協議,系雙方在平等、自愿的基礎上簽訂的,且該協議的條款,未違反國家強制性法律規定,應為合法有效的協議。按照該協議規定,由蓮花縣坪里機磚廠作為發包方提供機器設備和技術人員,由原告等人作為承包方負責招收工人和安全生產管理,由發包方按每萬成形磚275元的價格支付給原告等人,雙方當事人對協議內容均無異議,故可認定雙方當事人是一種承包合同關系,且雙方當事人在簽訂該承包協議的前后均未簽有勞動合同,原告在簽訂該承包合同前亦非被告聘用的正式職工。根據1995年1月14日勞動部辦公廳“關于私人包工負責人工傷待遇支付問題的復函的規定:如果私人包工負責人是發包單位的職工并屬于合法承包者,其工傷待遇由發包單位按國家有關規定執行。如果私人包工負責人與發包單位沒有勞動關系而只訂有經濟合同,若經濟合同中對其工傷問題有明確約定,則按合同執行;若經濟承包合同中對工傷問題沒有約定,則由其本人負責?!氨景钢?,原告不是磚廠的正式職工,其在承包期間的工作中受傷應由其自行承擔責任。且根據原告的受傷經過,其對自身的傷殘負有重要責任,蓮花縣坪里金英機磚廠對賀琳的致傷無任何過錯,故亦不應承擔賀琳的一般人身損害賠償的民事責任。

      第二種意見認為:原告承包被告廠內的制磚工序,應對安全生產負責,且原告爬上正在運行的對滾機去撿石頭的行為屬違章作業,以至造成自身傷殘,其責任主要在原告自己。但被告在原告承包的制磚工序中,直接參與了生產管理,也應對生產安全負責,雙方在《協議》中約定的“一切工傷事故由乙方負責,甲方(被告)不負任何費用”顯失公平,屬無效條款。因此,除按《職工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程度鑒定分級》規定,一側膝以上缺失不能裝假肢外,對于原告的傷殘撫恤金、傷殘補助金等費用,應由原、被告各承擔50%。

    三、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處理意見,主要理由如下:

      1、本案的原告賀琳2001年元月開始就在被告廠內上班,形成了事實上的勞動關系,是被告單位的職工,且訂有承包協議,其工傷待遇應按1995年1月14日勞動部辦公廳“關于私人包工負責人工傷待遇支付問題的復函的規定”由發包單位即被告按國家有關規定執行。

      2、原被告之間雖在所訂承包協議中約定了“工傷事故由乙方(即原告)負責,甲方不負任何費用。但是,仔細審閱該協議,我們不難發現,被告雖然將制磚工序承包給了原告,但卻仍保留了對制磚工序的管理指揮權,對原告所招收的工人有罰款、沒收押金和開除之權。因此,原、被告所簽的承包協議,僅僅是蓮花縣坪里金英機磚廠在制磚這一道工序上的承包,屬于內部生產責任制形式的承包。所以,在這種責任制承包協議中,規定發包方對承包方的工傷事故不負任何責任是顯失公平的,該條款屬無效條款。

      3、由于原告是制磚工序的承包者之一,其本身就負有對安全生產進行管理的職責,且自己又違章作業,以至造成自身傷殘,對此,原告應負重要責任。因此,本案中原告的醫療費用等由原、被告各承擔50%是合適的。
    來源:中國法院網
    無需注冊,30秒快速免費咨詢
    分分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