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律師咨詢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辦案助手 >> 法官評析
    下班后返回單位非因工作原因受傷不屬工傷
    【字體:
    【作者】 顧成竹
    【作者單位】
    【發布日期】 2016-09-14
    【編輯日期】 2016-09-14
    【來源】
    【摘要】

    下班后返回單位非因工作原因受傷不屬工傷


    [案情]

    蔡某為集團公司職工,工作為計件制的叉車駕駛,公司為員工提供宿舍并為回城區的員工提供免費班車。2011年4月16日下午17時許(出公司大門時有打卡記錄),蔡某在完成工作任務后去同事張某家吃晚飯,晚飯后離開張家,回單位宿舍休息了一會。約晚上19點40分,蔡某準備乘班車回家,下職工宿舍樓梯時不慎摔傷。4月17日早上因左季肋處疼痛不適到江陰市中醫院就診,診斷為:腹痛、氣滯血瘀癥、脾破裂、左側肋骨骨折。4月20日,進行了脾切除手術。2011年9月20日,蔡某向人保局提交《工傷認定申請表》,要求認定受到的傷害事故為工傷。2011年11月27日,人保局以蔡某的傷害事故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規定為由作出了《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蔡某不服,于2012年1月16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被告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

    另查明,第三人集團公司為蔡某辦理了團體人身意外傷害保險附加意外醫療保險,在該起傷害事故發生后,保險公司已向集團公司支付了保險款9901.04元。

    [審判]

    江陰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相關規定,被告人保局在工傷認定程序中依據蔡某的申請和提供的證據,依法向集團公司提出了舉證通知,集團公司在規定的時間內提出了異議和證據,人保局據此作了進一步調查核實,并根據查明的事實和證據作出蔡某不屬于工傷、不視同工傷的認定,是依法履行職責的行為,符合法律法規的規定。本案中的爭議焦點是打卡記錄是否為上下班的依據。法院認為,上下班打卡記錄只是集團公司對員工進出公司的一種管理措施,雖然能夠顯示員工進出公司的時間,但并不能完全反映不同工種不同崗位員工的真實上下班時間。但是蔡某的工種為計件工,在當天完成工作任務后離開公司去同事家吃晚飯,人保局據此認定其已下班并無不當;蔡某稱其當天在公司內宿舍下樓時摔倒受傷,并無其他證據支持,不予采信。綜上,人保局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事實認定清楚,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依法應予維持。最終,法院判決維持被告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

    一審判決后,原告蔡某提出上訴,經二審審理,維持了一審判決,判決發生法律效力。

    [評析]

    2012年新修訂的《工傷保險條例》對認定工傷的情形采取了明確的列舉式規定,但是由于在現實生活中工傷事故的發生情形具有相當的復雜性,成文法自身的缺陷導致相關法律條文不可能涵蓋工傷事故發生的所有情形,當事人之間對是否認定為工傷往往存在較大的爭議。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一般認為構成工傷需符合三個基本要件,即“因工作原因,在工作時間、工作地點內受到事故傷害”。

    首先,司法判斷中應牢牢把握“工作原因”這一核心要素。從立法者的立法本意及平衡勞動者和用工單位合法權益角度綜合考慮,在“工作原因、工作時間、工作地點”這三要素中,“因工作原因受傷”是核心要素。從保護勞動者的角度出發,對于發生的事故傷害,只要符合“工作原因”這一基本核心要素,一般都要認定為工傷,即使事故傷害的發生不在工作地點和工作時間之內;反之,如果與工作原因無關,即使在工作地點、工作時間受到事故傷害,一般也不宜認定為工傷。值得注意的是,《工傷保險條例》中對“工作原因”未作出明確的規定,導致在司法實踐中對“工作原因”的認定比較難以把握。一般認為 “工作原因”應是勞動者受傷與履行工作職責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另外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前后在工作場所內,從事與工作有關的預備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傷害及上下班途中發生的事故應認定為工傷。法律正是考慮到這些活動均是為完成工作任務所必需的,與“工作原因”有因果關系,將此種行為認定為工傷,有利于更好地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

    其次,對“工作時間”“工作地點”應作合理理解。對“工作時間”要素中的“上、下班”的理解應有合理的限制,不能作無限擴大解釋,而應牢牢把握“工作原因”這一核心因素。上下班途中發生的事故是工作時間的合理延伸,也與“工作原因”相關,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上、下班”期間發生的事故都一概認定為工傷。江蘇省《關于實施<工傷認定辦法>若干問題的處理意見》中規定:“上下班途中,應是在合理時間內經過合理路線” ?!昂侠頃r間”應是上下班前后時間,是按正常工作時間上下班的時間,以及職工加班加點后上下班的時間。對于計件工作的工作時間,應綜合工作崗位、工作要求等工作情況進行判斷;“合理路線”通常指工作場所到職工常住地之間正常的線路。

    在本案中,蔡某完成工作任務后去同事家吃飯,在到達同事家時,他已經走完下班經過的合理路途,之后的活動均應是下班后的其他事項。其回單位休息途中發生了傷害事故,已不屬于下班的合理時間和合理路線,在此期間發生的事故傷害亦無法與工作原因相掛鉤。因此,勞動行政部門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是正確的。


    無需注冊,30秒快速免費咨詢
    分分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