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律師咨詢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辦案助手 >> 法官評析
    借打手機并趁機逃離現場的行為如何定性?
    【字體:
    【作者】 游朦 龔谷嬋
    【作者單位】
    【發布日期】 2017-11-27
    【編輯日期】 2017-11-27
    【來源】
    【摘要】

    借打手機并趁機逃離現場的行為如何定性?

    【案情】

      張某謊稱自己手機沒電向陳某借打手機,張某撥通電話后邊講邊往門口走,當快走到門口時,張某帶著手機拔腿就跑。一旁已有警覺的陳某馬上上去追,但未追上。

      【分歧】

       對于張某攜手機逃跑的行為如何定性,出現了幾種不同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應當定性為詐騙罪。陳某基于張某的欺騙行為,將手機交付給張某使用,之后陳某遭受了財產損失。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

       第二種意見認為,應當定性為盜竊罪。張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非法轉移他人財物,其行為構成盜竊罪。

      第三種意見認為,應當定性為搶奪罪。從表面看陳某是“自愿”將手機交給張某臨時使用,但實質上陳某始終在一旁等待張某用完后及時歸還,陳某一直密切注視著手機地動向,張某騙的手機使用是為了下一步公然奪取手機做準備的,應當認定為搶奪罪。

      【評析】

       筆者同意第三種觀點,具體理由如下:

      首先,本案不應定性為詐騙罪。成立詐騙罪,必須使對方陷入錯誤,詐騙行為是在該錯誤意思之下做出處分財產的行。詐騙罪的基本結構就是:行為人實施詐騙行為—被害人受騙—被害人基于被騙的錯誤認識實施處分行為—行為人取得利益。簡言之,如果財物的占有因為被害人受騙而發生了轉移,則行為應當定性為詐騙罪。本案中受害人陳某一直在旁看著張某,陳某實際上并未失去對手機的占有,因此本案不構成詐騙罪。

      其次,本案不應定性為盜竊罪。盜竊罪的基本行為方式是秘密竊取,所謂秘密竊取,是指行為人以自認為不能使他人發覺的方法占有他人財物,秘密性具有主觀性,針對性,以及貫穿于行為人整個行為之始終。本案中,陳某的手機一直處于陳某的支配、控制之下。張某在明知陳某還在旁邊盯著手機并且借機攜帶手機逃跑的行為不屬于秘密竊取。因此本案不構成盜竊罪。

      最后,本案應定性為搶奪罪。搶奪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趁人不備,公開奪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具體到本案,張某“借用”陳某的手機,但是這一“借用”行為并沒有使手機的占有發生轉移。同時,由于陳某對張某的行為有所警覺,而張某也是當著陳某的面攜財物逃跑的,張某的行為具有公然性。張某的行為可以被認定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公然奪取他人財物的行為,因而構成搶奪罪。

      綜上,筆者同意第三種意見。

    無需注冊,30秒快速免費咨詢
    分分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