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律師咨詢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辦案助手 >>法律文書
    公司為股東提供擔保的擔保合同效力分析
    【字體:
    【作者】 林志魏
    【作者單位】 浙江麗陽律師事務所
    【發布日期】 2016-08-22
    【編輯日期】 2016-08-22
    【來源】
    【摘要】 公司法是解決公司內部決議追責的問題,關于公司擔保能力、擔保額度以及擔保審批程序等方面的規定,系調整公司內部法律關系的規范,在公司內部產生相應的法律后果,通常不能對抗擔保債權人等公司以外的第三人。所以,公司對外擔保,除法律規定的合同無效、效力待定等情形外,擔保合同一律有效

    公司為股東提供擔保的效力分析

    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公司為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碑斣摀N唇涍^股東會或股東大會決議時,擔保合同效力如何?如下幾種意見,僅供參考:

    一、擔保合同有效

    1.公司法是解決公司內部決議追責的問題,關于公司擔保能力、擔保額度以及擔保審批程序等方面的規定,系調整公司內部法律關系的規范,在公司內部產生相應的法律后果,通常不能對抗擔保債權人等公司以外的第三人。所以,公司對外擔保,除法律規定的合同無效、效力待定等情形外,擔保合同一律有效。

    2.構成表見代理時,擔保合同有效。根據《合同法》第四十九條:“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以被代理人名義訂立合同,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的,該代理行為有效”。

    二、擔保合同無效

    公司為董事、監事和高管提供擔保時,未經股東會決議同意,擔保合同應認定為無效。

    1.《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二款明確要求由股東會決議,接受擔保的債權人應當按照該款的要求查看公司股東會決議,其不得以不知道法律為由來主張自己為善意,所以公司未提供股東會決議時,債權人并不構成善意,債權人此時應當屬于《合同法》第五十條規定的“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所以該擔保應當無效。

    相關法條:

    《合同法》第五十條: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法定代表人、負責人超越權限訂立的合同,除相對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超越權限的以外,該代表行為有效。

    2.根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五)項規定,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所簽訂的合同應當無效。公司為董事、監事和高管提供擔保時,未經股東會決議,嚴重違反了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屬于違反了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所以擔保合同應歸于無效。

    相關法條:

    《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

    (一)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訂立合同,損害國家利益;

    (二)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

    (四)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

    3.擔保合同無效時的責任承擔:《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 若干問題的解釋》第7條規定,“主合同有效而擔保合同無效,債權人無過錯的,擔保人與債務人對主合同債權人的經濟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債權人、擔保人有過錯的,擔保人承擔民事責任的部分,不應超過債務人不能清償部分的二分之一?!?/span>

    三、擔保合同效力待定

    公司為股東提供擔保,未經股東會決議同意,屬于公司越權行為,其合同效力應區別對待。

    1.公司有越權行為,擔保權人沒有盡到合理審查義務,合同無效。

    (1)公司的越權行為。作為擔保人的公司簽訂擔保合同的行為應當經公司決議而沒有經公司機關決議,屬于公司越權行為。

    (2)擔保權人因未盡合理審查義務,所以不是善意第三人。擔保權人沒有審查公司相應決議而接受擔保的,并非以違反公司法第十六條的規定而直接認定擔保合同無效,合同無效的原因在于公司行為越權。而公司法第十六條明文要求公司擔保應當經公司機關的決議,法律規范性文件具有公開宣示的效力,公司對外擔保能力的特殊限制,擔保權人應當知曉。擔保權人接受未經股東會決議的擔保時,因其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公司越權行為,此種情況下不宜將擔保權人認定為善意第三人。因此,擔保合同無效。

    2.公司有越權行為,擔保權人盡到合理審查義務,效力待定。(股東會決議追認的,合同有效;否則,合同無效)

    根據《合同法》第四十八條:“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以被代理人名義訂立的合同,未經被代理人追認,對被代理人不發生效力,由行為人承擔責任。相對人可以催告被代理人在一個月內予以追認。被代理人未作表示的,視為拒絕追認。合同被追認之前,善意相對人有撤銷的權利。撤銷應當以通知的方式作出”。雖然公司為公司股東提供擔保,沒有經過股東會決議同意,但是,擔保權人已經盡到了合理的審查義務。在這種情況下簽訂的擔保合同,效力待定。

    綜上所述,公司為股東或實際控制人進行擔保,即使未經股東會決議,也不宜籠統認定該擔保無效,應當根據不同情形分別判斷。對封閉性公司,比如有限公司或未上市的股份公司,由于股東人數少,股東通常兼任公司董事或高管,管理層與股東并未實質性地分離,股東對公司重大事項仍有一定的影響力,該類事項即使未經股東會決議,但通常也不違背股東的意志。況且封閉性公司不涉及眾多股民利益保護、證券市場秩序維護等公共利益問題,因此,能否絕對地以未經股東會決議為由認定擔保無效,值得商榷。但是如果是公眾公司,比如上市公司為股東或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應當審查該擔保是否經過股東大會決議同意,未經股東大會決議同意的擔保,屬于重大違規行為,侵害了眾多投資者利益,擾亂了證券市場秩序,應當認定無效。尤其是在接受擔保的債權人是商業銀行等專業金融機構時更是如此。應當注意的是,商業銀行接受擔保時對股東大會決議僅負形式審查的義務,不應要求其進行實質審查,比如即使上市公司提供的股東大會決議是偽造的,也不應影響擔保的效力。


    無需注冊,30秒快速免費咨詢
    分分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