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律師咨詢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辦案助手 >>法律文書
    李**涉嫌販賣毒品罪一案的辯護詞
    【字體:
    【作者】 whj
    【作者單位】
    【發布日期】 2017-04-26
    【編輯日期】 2017-04-26
    【來源】
    【摘要】 在缺少贓物毒品在案和被告人零口供的情況下,綜合全案其他證據,起訴書認定被告人李**販毒的事實的證據不能形成一個互相補充、互相印證、完整、縝密的能夠得出唯一的證明結論的證據鎖鏈,還無法排除被告人李**被嫁禍頂替販賣毒品的合理懷疑,根據我國刑法疑罪從無的原則還不能認定被告人李**犯有販毒罪。

    李**涉嫌販賣毒品罪一案的辯護詞

    尊敬的審判長、人民陪審員:

    浙江省麗陽律師事務所接受本案被告人李**近親屬的委托,并經被告人李**本人確認,依法指派我擔任其一審辯護人,通過會見被告人、查閱本案證據材料以及剛才的法庭調查,辯護人對本案有了一個全面的認識,現發表如下辯護意見,供法庭合議時參考:

    本辯護人接受指派后,在與被告人李**多達13次會見的過程中依法充分地向他解釋了相關的法規和刑事政策,但是,每當此時,被告人李**均十分堅決地表示:自己沒有販賣毒品!自己僅是向被告人張**出賣過進口巧克力糖并不是毒品,自己一直也在吃這種巧克力,而且被告人一直強調自己不吸毒,7年前也是被朋友騙到吸毒場所才被處罰,自己是無辜的。同時辯護人查閱案卷材料也有被告人李**曾經當過兵,被告人沒有販毒的前科也從來有沒有受過刑事處罰,被告人李**沒有絕大多數販毒者的那種主觀惡性深和人身危險性也堅定了辯護人為之作無罪辯護的信心。下面辯護人就本案的事實和法律,提出如下辯護意見:

    從物證上分析,本案未查獲被告人張**向被告人李**購買的“k粉和巧克力毒品”,因為沒有提取到贓物在案,無法檢驗鑒定其過去販賣的是否真正的毒品還是被告人李**辯解的進口巧克力糖,缺少證明李**出賣毒品的物證。

    從各被告人供述分析,被告人李**在偵查和起訴及審判庭審中一直否認自己販毒,處于零口供狀態。同時起訴書認定的2015年10月23日和11月20日的犯罪事實中的二個送貨人并不在案,缺少證明該送貨人是否李**指使送貨的人,所送的到底是非毒品的食用巧克力還是毒品巧克力的證據。也沒有被告人李**毒品來源(上家)的證據。但是在被告人張**和被告人何**等人供述中,各被告人詳細地供述了與李**交易毒品和支付毒資的經過,警方正是根據他們的供述取得了書證、電話記錄、微信轉賬記錄、錄像視頻等電子證據,這些證據是本案認定李**的構成販毒罪的關鍵性證據。但辯護人認為,上述證據還沒有形成完整的刑事證明體系,排除一切合理懷疑,得出唯一結論,從而達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刑事證明標準。具體分析如下:

    一、本案證據還不能排除被告人李**被嫁禍頂替販賣毒品的可能性。

    被告人張**在2016年3月12日筆錄中,供述在在向被告人李**購買巧克力之前的2015年4-5月份到福建石獅向一個叫阿忠的人購買k粉,可見這次并不是第一次去福建購買毒品。

    被告人何**2016年2月22日供述,在第一次去福州向被告人李**購買毒品時,在福州有一個叫“玄子”的人帶被告人張**及何**到福州一個阿瑪尼的酒吧去玩,在2015年10月17日又三人一起到福建泉州一個玩毒品的很大的酒店,里面什么毒品都有,由“玄子”在泉州的朋友帶去,包括房間登記都是他搞定,沒有用何**的身份證,在泉州玩了一天。在2015年11月20日去福州那次,把“玄子”從福州接回麗水并把“玄子”送到被告人張**家里??梢娺@個“玄子”與被告人張**關系不一般,而且在福州生活居住還非常熟悉毒品市場。據此,被告人張**與被告人何**在2015年10月15日到福州存在同時向其他毒販聯系購買毒品的可能。

    辯護人分析了在卷的被告人何**通話記錄,發現2015年10月16日(起訴書認定被告張**與被告人李**第一次到福建交易毒品的時間)被告人何**的手機不僅與“玄子”通話,還與1359944006福州手機通話6次,與15215731602的福州手機以及059183550553福州電信固定電話也有通話。在第二次去福州是被告人張**在麗水用電話告訴被告人何**毒品已經送來了,可見被告人張**的通訊記錄在本案中查明事實真相第重要性。但在公訴案卷中辯護人沒有發現張**的通訊記錄,在此辯護人向法庭申請,要求公訴方在法庭上出示被告人張**的通訊記錄質證,進一步查明張**在福州的通話及購買毒品事實。

    根據上述分析,被告人張**在福建有沒有存在另外一個購買毒品的上家,有沒有該上家為了保存自己與張**合謀拋出被告人李**的可能性?那么被告人張**向被告人李**購買毒品巧克力這個事實的性質是存疑的。這種懷疑是合理的,因為以假充真、冒名頂替、有意栽贓、嫁禍于人的情況在販毒案件中并不罕見,本案中的證據還不能排除這種合理懷疑。

    根據《全國法院審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關于毒品犯罪案件中有關證據的認定問題”的規定“有些毒品犯罪案件,往往由于毒品、毒資等證據已不存在,或者被告人翻供,導致審查證據和認定事實困難。在處理這類案件時,僅憑被告人口供依法不能定案。只有當被告人的口供與同案其他被告人供述吻合,并且完全排除誘供、逼供、串供等情形,被告人的口供與同案被告人的供述才可以作為定案的證據?!北景钢屑葲]有被告人口供,也不能完全排除串供等可能。

    二、用微信轉款記錄的電子證據單獨作為證明依據不能認定被告人李**收到微信轉款記錄中的款項。

    本案被告人張**的微信轉款記錄不能完全證明李**收到該轉款,因為被告人李**否認收到微信轉款記錄中的款項,微信昵稱利用技術手段可能會被克隆而且綁定微信的銀行卡也可以替換,若不能證明在該微信轉款記錄時間內綁定的賬號是屬于李**控制使用的銀行賬號,那么這筆資金就是另有其他人控制,則該微信電子證據在法律上與案件無法產生關聯性。用微信轉款記錄的電子數據單獨作為證明依據,并不充分,還需要提供其他證據佐證。辯護人認為在沒有相應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認定被告人李**出賣巧克力的數量也只能是李**建行借記卡收到的金額部分的數量,因為購買巧克力性質、重量完全憑利害關系一致的買方被告人供述提供的證據確定,客觀性無法考證。

    綜上所述,在缺少贓物毒品在案和被告人零口供的情況下,綜合全案其他證據,起訴書認定被告人李**販毒的事實的證據不能形成一個互相補充、互相印證、完整、縝密的能夠得出唯一的證明結論的證據鎖鏈,還無法排除被告人李**被嫁禍頂替販賣毒品的合理懷疑,根據我國刑法疑罪從無的原則還不能認定被告人李**犯有販毒罪。

    上述辯護意見,請合議庭予以充分考慮與采納。謝謝!
    此致

    人民法院

                              辯護人:律師事務所

                                                    律師

                                                             二〇一六年四月   日

     
    必須排除同案被告人之間串供的可能性。形成一個互相補充、互相印證、完整、縝密的證據鎖鏈,能夠得出唯一的證明結論。

    可以做為證據之一,但是不能作為最終處罰/判刑的有力證據。經審查無法確定真偽的。

    案例

    《刑事審判參考》總第7集第054號李伊斯麻販賣毒品案——被告人拒不認罪的如何運用證據定罪處刑。

    《刑事審判參考》總第57集第453號張建國販賣毒品案-——如何理解和把握刑事訴訟法第四十六條關于“沒有被告人供述,證據充分確實的,可以認定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罰”的規定。

    《刑事審判參考》總第72集第605號謝懷清等販賣、運輸毒品案——毒品共同犯罪案件中被告人先后翻供的,如何認定案件事實。

    《刑事審判參考》總第101集第1052號劉吉良制造毒品,周永春制造毒品、非法持有槍支案——“零口供”案件中如何貫徹證據裁判原則,準確認定犯罪事實。

    3、《刑事審判參考》總第67集第552號胡元忠運輸毒品案-——人“貨”分離且被告人拒不認罪的,如何運用間接證據定案。

    《刑事審判參考》總第67集第553號李陵、王君亞等販賣、運輸毒品,非法買賣、運輸槍支、彈藥案——被告人到案后不認罪的,如何認定其犯罪事實。


    《刑事審判參考》總第101集第1053號傅勇、朱小勇販賣、運輸毒品,石遠德運輸毒品案——對于毒品運輸方將毒品交給接應方后否認涉案的情形,應當結合在案證據認定其所涉的犯罪事實并準確定性。

    相對于傳統形式的證據,比如物證、書證等,電子形式存儲的信息更容易受到故意變化或意外改變的損壞,如軟件故障、系統問題、網絡上黑客進入文件等等都有可能改變電子數據??梢?,微信聊天記錄要想具有相應的證明效力,成為認定案件事實認定的依據并不容易,微信證據要得到采信,還須滿足以下兩個條件:

    (一) 合法性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68條規定:“以侵犯他人合法權益或者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的方法取得的證據,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边@是民事案件中的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強調了證據取得的合法性是能否成為證據的先決條件。

    因此,以非法拘禁、暴力、欺騙、威脅等方法獲取的言詞證據應一律排除,而以偷拍、偷錄的形式取得證據,在不構成對他人隱私的侵犯的情形下,秘密錄制的錄音資料可以作為證據。微信語音是訴訟雙方對錄音這一事實知情的情況下所錄,不屬于偷拍、偷錄和侵犯隱私的范疇,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二)客觀性和關聯性

    能夠證明微信使用人就是當事人雙方

    因微信不是實名制,如果不能證明微信使用人是當事人,那么微信證據在法律上與事發案件沒有聯系。微信使用人的身份確認問題,目前的司法實踐主要有四個途徑:

    1、對方當事人自認;

    2、微信頭像或微信相冊照片的辨認;

    3、網絡實名、電子數據發出人認證材料或機主的身份認證;

    4、第三方機構即軟件供應商騰訊公司的協助調查。

    從上面所述的四種途徑,在于對方當事人和第三方技術的支持多一些,想要自己提交足以發揮作用的微信證據并不簡單。

    微信證據的完整性在于微信證據的真實性和關聯性,因為微信證據為生活化的片段式記錄,如果不完整可能斷章取義,也不能反映當事人的完整的真實意思表示。

    (三)微信語音內容應當盡量清晰、準確,雙方就所談論的問題及表態均有明示。

    (四)盡量搜集除了微信內容之外的其他相關證據來佐證。

    因微信不是實名制,如果不能證明微信使用人是當事人,那么微信證據在法律上與事發案件沒有聯系。微信使用人的身份確認問題,目前的司法實踐主要有四個途徑:1.對方當事人自認;2.微信頭像或微信相冊照片的辨認;3.網絡實名、電子數據發出人認證材料或機主的身份認證;4.第三方機構即軟件供應商騰訊公司的協助調查。

    在刑事訴訟程序中還須與案犯或嫌疑人的供訴相一致才算完整證據,否則,辨護人很多的推翻證據的機會。

    聊天記錄可以做為證據之一,但是不能作為最終處罰/判刑的有力證據。

    電子數據單獨作為證明依據,有時并不充分,還用充分提供其他證據佐證。

    2008年大連會議紀要進行了比較全面的規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被告人不能做出合理解釋的,可以認定其“應當知道”是毒品,但有證據證明確屬被蒙騙的除外:

    (1)執法人員在口岸、機場、車站、港口和其他檢查站檢查時,要求行為人申報為他人攜帶的物品和其他疑似毒品物,并告知其法律責任,而行為人未如實申報,在其所攜帶的物品內查獲毒品的;

    (2)以偽報、藏匿、偽裝等蒙蔽手段逃避海關、邊防等檢查,在其攜帶、運輸、郵寄的物品中查獲毒品的;

    (3)執法人員檢查時,有逃跑、丟棄攜帶物品或逃避、抗拒檢查等行為,在其攜帶或丟棄的物品中查獲毒品的;

    (4)體內或者貼身隱秘處藏匿毒品的;

    (5)為獲取不同尋常的高額或不等值的報酬為他人攜帶、運輸物品,從中查處毒品的;

    (6)采用高度隱蔽的方式攜帶、運輸物品,從中查獲毒品的;

    (7)采用高度隱蔽的方式交接毒品,明顯違背合法物品慣常交接方式,從中查獲毒品的;

    (8)行程路線故意繞開檢查站點,在其攜帶、運輸的物品中查獲毒品的;

    (9)以虛假身份或者地址辦理托運手續,在其托運的物品中查獲毒品的;

    (10)有其他有證據足以證明行為人應當知道的。

    毒品犯罪是為數不多的有明確的司法解釋規定可以對主觀方面進行直接推定的犯罪類型。司法推定是在基礎事實確鑿的基礎上,運用常情常理常識對于主觀明知問題進行推定,并允許當事人進行反駁的司法規則。

    毒品犯罪中,判斷被告人對涉案毒品是否明知,不能僅憑被告人供述,而應當根據被告人實施毒品犯罪行為的過程、方式、毒品被查獲時的情形等證據,結合被告人的年齡、閱歷、智力等情況,進行綜合判斷。

    被告方的證明責任是證明到令法官產生高度的可信性,當法官對推定事實的可靠性產生合理的懷疑,法官就可以認定推定事實不成立了。

    由于證據量比較小,司法機關對此類的犯罪的證據的證明標準,或者說在司法慣例中,很難與刑事訴訟法五十三條所確定的證據裁判規則和證據裁判原則契合。由于證據量比較少,那么必然會導致案件的證據,在某些特定情況下,比如說涉及到犯罪構成要件所需要的證據,就難以滿足證據裁判規則和證據裁判原則。

    所以律師必須宏觀上了解國家安全的戰略角度來考慮。由于這樣一個國家的整體上對禁毒這個形勢政策的一個判斷和把握,在證據標準可能會降低到只要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證據確實充分就可以定罪,如果律師在辯護中認識不足,會導致不能做到有效辯護。

    因此辯護人僅僅提出證據不是現行規定的確實充分,審判機關可能不采納辯護人的觀點。

    因為該案系“零口供”案件,被告人張某歸案后對犯罪事實一直拒不供認。對這類案件證明標準的把握,審判機關較之其他案件會更加嚴格。而毒品犯罪因其隱蔽性較強等原因,調查取證原本就非常困難,在行為人拒不配合的前提下,證據要做到環環相扣,無懈可擊,實屬不易。在對“零口供”案件的證據認定上,審判機關所要求的證明標準較高,甚至遠遠超出司法實踐中所能保障的證明標準,導致檢法機關對同一事實和證據,得出不同的結論。

    具體是指:“對同一位置查獲的兩個以上包裝的毒品,應當按照以下方法進行分組:(二)毒品及包裝物的外觀特征一致,但犯罪嫌疑人供述非同一批次毒品的,根據犯罪嫌疑人供述的不同批次進行分組;(三)毒品及包裝物的外觀特征一致,但犯罪嫌疑人辯稱其中部分不是毒品或者不知是否為毒品的,對犯罪嫌疑人辯解的部分疑似毒品單獨分組?!?/span>

    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無罪、罪輕或者減輕、免除其刑事責任的材料和意見,維護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權益。

    法律依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節錄)

    第五十三條 對一切案件的判處都要重證據,重調查研究,不輕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沒有其他證據的,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罰;沒有被告人供述,證據確實、充分的,可以認定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罰。

    證據確實、充分,應當符合以下條件:

    定罪量刑的事實都有證據證明;

    據以定案的證據均經法定程序查證屬實;

    綜合全案證據,對所認定事實已排除合理懷疑。

    定罪證據,僅下家供述,要圍繞哪個要素進行辯護,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或者說沒有發生犯罪行為,如果律師能找到合理有效的辯點,就可能影響法官的自由心證。存疑有利于被告的原則,對于一些爭議問題,即使司法機關不能輕易定論,但是也會酌情考慮你的正確觀點的

    基本證據應包括本人供述、證人證言、贓款贓物等,但在其它證據充足,足以認定的條件下,贓物應可不納入基本證據的范疇,否則,對打擊偵查難度越來越大的毒品犯罪將十分不利。毒品犯罪分子十分狡猾,如果一味追求“人贓并獲”才能定案將難以遏制毒品犯罪的蔓延。

    降低到只要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證據確實充分就可以定罪,但在對“零口供”案件的證據認定上,審判機關所要求的證明標準較高,甚至遠超出司法實踐中所能保障的證明標準,導致檢法機關對同一事實和證據,得出不同的結論。

    認真審查在案其他證據是否可以完整形成證據體系,最終鎖定被告人

    始終作無罪辯解,但認定其作案的間接證據均已查證屬實,且間接證據之間亦能相互印證,形成完整的證明體系,得出的結論也是唯一的,不存在無法排除的矛盾和無法解釋的疑問,

    孤證不能認定販賣事實;毒品未在案時毒品的數量、性質問題;如果是單起毒品交易,沒有實物,一般偵查機關和檢、法對案件事實的認定是非常慎重的。因為一旦這一起事實存疑,可能面臨無罪的問責風險。但是在多起交易事實的案件當中,偵查機關和檢察機關對事實、證據的把握有時不是很嚴謹。其是毒品未被扣押的情況下。如果是一起毒品犯罪,我們要仔細推敲上下線之間或者販毒者、購毒者之間的供證是否細節一致無漏洞。

    在重點打擊對象方面,要堅持嚴厲打擊毒梟、職業毒犯、累犯、毒品再犯等主觀惡性深、人身危險性大的毒品犯罪分子,

    司法實踐中,一般只有人贓俱獲才能證實毒品犯罪,如果偵查人員只抓到犯罪嫌疑人而沒有查獲贓物,其他的證據就很難發揮作用,最終只能導致案件“流產”??梢?,繳獲毒品是偵破毒品犯罪案件的關鍵,物證毒品是毒品案件證明體系的核心

    必須排除同案被告人之間串供的可能性。這不僅僅為了正當程序,為了保障人權的要求,就此類案件來說,更重要的是為了確保案件事實認定的客觀真實性。三是各類證據之間的矛盾必須得到排除,形成一個互相補充、互相印證、完整、縝密的證據鎖鏈,能夠得出唯一的證明結論。

    形成完整的刑事證明體系,排除一切合理懷疑,得出唯一結論,從而達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刑事證明標準。

    提供k粉和巧克力毒品的事實沒有排除合理懷疑。

    確定的辯點:有否利害關系,有無作假證可能性;只要排除,對方有意栽贓、陷害、誣告的情況,


    無需注冊,30秒快速免費咨詢
    分分彩官方网址